【大店長鄉公所】台中霧峰農會—黃景建總幹事

本篇文章取自大店長晨會 Podcast 的「大店鄉公所」系列第七集:


霧峰區的魅力

圖片來源:霧峰區農會 Facebook 粉絲專頁

霧峰區位於台中市最南端,與南投草屯隔溪相望,是一個地理環境優越的農業區。霧峰區橫跨山區和平原,這樣的地理特徵使其擁有多樣化的農業生態系統。

山區以龍眼為主要作物,是台灣第二大龍眼產區,僅次於台南東山。霧峰區的龍眼蜜聞名全台,品質優良,深受消費者喜愛。此外,霧峰區的山區還有荔枝等水果,這些水果在霧峰區獨特的氣候條件下生長,品質優異。而平原地區則主要種植水稻,霧峰區農會在 20 年前與農事所合作,開始發展太農 71 益全香米,這種香米不僅產量高,品質也非常好,成為當地的一大特色產品。

圖片來源:霧峰區農會 Facebook 粉絲專頁

霧峰區還以菇菌產業著名,尤其是金針菇的產量佔台灣一半以上。霧峰區的菇菌產業不僅數量多,質量也非常高。霧峰農會設立了菇菌產學館,推動菇菌產業的發展,並通過設施栽培技術提高產量和品質。這些努力使得霧峰區成為台灣重要的菇菌產業基地,為地方經濟帶來了可觀的收益。此外,霧峰區還在推動友善耕作方面取得顯著成果,從最初的五公頃發展到現在的近一百公頃,這些努力為當地的永續農業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總幹事的農業經營之路

黃景建擁有政大地政系學歷,後來赴美國攻讀氣管碩士,並在近年完成農業經濟博士學位。他在 28、29 歲時加入農會,從基層開始,逐步升遷至總幹事。黃景建強調,儘管他的學術背景與農業無直接關聯,但企業管理的知識對於農會經營大有幫助,特別是在企業社會責任、員工照顧和策略方向上。黃景建認為,農業需要轉型,從生產型思維轉變為市場價值鏈的思維,例如透過釀酒提高稻米的附加價值,進而帶動地方經濟發展,創造更大效益。他的背景和理念不僅體現在霧峰區農會的經營上,也體現在他所推動的各項農業創新計劃中。

地方創生經驗

霧峰區農會在黃景建總幹事的領導下,積極參與並推動地方創生計劃,這些努力為地方經濟和農業發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地方創生是一項由政府主導,旨在通過地方特色產業的發展,促進經濟繁榮和社會發展的計劃。霧峰區農會的地方創生經驗,不僅展示了成功的典範,也為其他地區提供了寶貴的參考。

在地品牌— 初霧清酒

圖片來源:霧峰區農會 Facebook 粉絲專頁

霧峰區農會自 2007 年開始投入清酒釀造,品牌名為「初霧」。這款酒以益全香米為主要原料,並採用低溫發酵技術,通過精米度高達 45% 的純米大吟釀工藝製成。初霧清酒的名字靈感來自霧峰區的晨霧,象徵著純淨和自然的結合。

初霧清酒的釀造過程極其講究,每一步都精益求精。首先,益全香米必須經過精米度高達 45% 的加工,這意味著每顆米粒都要去除掉 55% 的外層,只保留最核心的部分。這樣做是為了確保釀造過程中只使用最純淨的澱粉,從而提升清酒的品質和口感。接著,這些精米會在低溫環境下發酵數周,這一過程需要釀酒師們密切監控發酵的每一個環節,確保清酒的風味達到最佳。

總幹事和他的團隊認為,釀造清酒不僅能提升稻米的附加價值,還能創造新的市場需求,為農民帶來更多收益。這一理念促使他們不斷探索和引進先進的釀造技術。霧峰區農會與日本的專業釀酒師進行技術合作,學習並引入了日本先進的清酒釀造技術,這對初霧清酒的成功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整合資源—台灣農創新業公司

圖片來源:大店長晨會 Facebook 社團

總幹事注意到,單一農會在面對市場競爭和經濟挑戰時,往往力量有限,難以充分發揮其潛力,於是「台灣農創新業公司」誕生了。通過成立一個合作平台,將多家農漁會的資源和力量整合在一起,共同推動農業創新和經濟發展。

農創新業公司集合了 14 家農漁會,這些農漁會來自台灣各地,包括霧峰區農會、大渡農會、大雅農會、沙鹿農會、神岡農會、花蓮壽豐鄉農會和彰化區漁會等。這些農漁會的加入,不僅帶來了多樣化的農產品和技術,還增強了公司的市場競爭力和影響力。

挑戰與策略

黃景建指出,產業整合是一項複雜且具挑戰性的任務,尤其是在農漁會各自為政的情況下推動整合更加困難。整合過程中需要務實且無私的態度,強調自身沒有任何私利,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共同的利益。霧峰農會的整合經驗可以作為一個範例,他們用了 20 年一步一腳印地建立信任和支持,促進各農漁會之間的合作。除此之外,總幹事強調政府部門的支持在整合過程中也非常重要,政策和資金的支持能夠為整合提供有力的保障。

農會的未來藍圖

農會之間的合作,對於推動農業創新與經濟發展至關重要。透過台灣農創新業公司,霧峰農會希望建立一個經濟事業合作的平台,促進農漁會之間的資源整合與共同發展。未來霧峰區農會將繼續推動產業合作,建立共同品牌和物流體系,實現農產品的有效流通與銷售。透過這樣的合作,農會不僅可以提升自身的經濟效益,也能為台灣農業創造更大的價值,實現永續發展的目標。


想要聽 Podcast 完成內容嗎?點擊連結:大店長鄉公所 @農會 07 使用當地收割的米、當地的水所做成的酒,稱之為地酒,由霧峰農會酒莊產製的「初霧」純米大吟釀,即是一瓶嚴選在地益全香米釀造的地酒,來聽催生者霧峰區農會總幹事黃景建,不但建酒莊更號召 14 家農漁會打造農企業的創新思考

Podcast 逐字稿(逐字稿為 AI 轉譯)

尤子彥:

歡迎收聽大店長鄉公所。大店長鄉公所是大養晨會每週五的出外景,透過非都會的服務業的經營者,我們看到他們如何運用在地的思維,然後做全世界的生意,或是做一個品牌的一個非常重要的養分。這一季我們的主題是向農會學創新,我發現這個題目深挖下去, 台灣的農會的總幹事就是臥虎藏龍,博士很多,而且他們都很特別,都很厲害,就是從基層,從這個農會的非常基層的這個作業員,然後櫃檯等等這樣一步一步成爲帶領這個農會組織變革改造的這個推手。那這一集我們 要邀請的是一個也是農會 CEO,

那是霧峯區農會的總幹事黃景建,黃總幹事,那黃總幹事也現在還身兼另外一個待會我們會討論到的是農創新業公司的董事長,這個公司也很特別,他是集合了整合了 14 家農漁會的一家新創公司,那我想先請黃總幹事和大家打個招呼。

黃景建:

主持人好,各位聽眾朋友大家好。

尤子彥:

是,今天看到總幹事就倍感親切。潘個關係,人不親土親。第一個,總幹事是我大學政大的學長。

黃景建:

謝謝,很榮幸。

尤子彥:

總幹事是地政系,政大的地政系,大我幾屆的學長。我們就看一下我們的學弟跟學長,請安。第二個,我剛剛在開始前跟總幹事聊到家母,就是我媽媽是霧峯人。所以我們小時候住台中,也常去外婆家,就是在巫溪橋,那邊叫舊鎮,在過去就是算草屯了,所以我們小時候也常去外婆家,外婆家也是務農,其實前幾天上次回家才聽我媽媽講說,小時候他們家還有種菸葉, 對那邊有很多的菸葉還有燻烤菸葉的菸樓,現在好像什麼鳳林在美濃可以看到這些東西,現在看得到他的遺跡,其實都應該是停止生產了,

就是種菸葉然後交給賣局去做成, 所以霧峯也是一個農業很重要的地方,所以就先跟總幹事攀一下關係。我想先請總幹事來介紹一下,趁這個機會,我覺得台灣有時候大家對霧峯或是對一些地方的特色或是地理的條件,有時候都沒像京都那麼熟悉。

黃景建:

所以霧峯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來行走還是先跟大家聊一下霧峯的地理位置其實常常大家想聽到霧峯都會聯想說霧順在南島這個就三條線其實霧峯是在台中市的最南邊 我們是直轄市,現在屬於台中市,霧峯區,那就如剛剛主持人說的,它隔了霧溪就到草屯,是跟南投有依溪之隔,那霧峯台三線經過其實它分兩邊,一邊是山區,一邊是平原,所以它有不同的作物,那剛剛講到的霧溪其實很重要,是灌溉這塊土地很重要的水源,

 它的水是從合環山下來的所以水質非常的好自然而然霧峯就有很好的農業的發展 剛剛說的山區的部分其實是以龍眼爲最大宗而且非常的專業。在台灣的龍眼產區是第二大的產區,僅次於台南的東山。有龍眼自然大家就會聯想到有很好的龍眼蜜,這也是的確霧峯有很好的蜂蜜,除了這個以外山區還有一些荔枝。平原的部分大部分是水稻,我們在 20 年前跟農事所合作開始發展太農 71, 益全香米這個品種。

尤子彥:

農香米或益全香米。

黃景建:

然後去做很長的時間,那也因為這樣所以釀酒,來提高香米的產值,價值。那另外一個很重要就是菇菌,大家不知道看到以為菇菌好像在新社,在漁池,因為看到很多菇寮菇社。在戶外。其實他們都屬於比較傳統型, 種植香菇的這些菇寮。霧峯反而是除了香菇以外, 所有的菇類在都有,而且是設施栽培為主。所以在外面大家通常是看不出來。

尤子彥:

比較有印象是新社嘛。

黃景建:

對,所以說其實霧峯的菇菌產值非常高。尤其是金針菇, 我們佔台灣的產量一半以上。也因此我們其實在農會也設置了這個孤軍產學館,這個是產業的部分,跟地理環境當然是這裡其實是非常適合農業發展。

尤子彥:

是有山有水,那也是我剛也聽總案師提到,也是我們在算是在西部發展友善農業的一個很核心的基地。

黃景建:

是是,我們在 20 年前開始推廣益全香米之後,一直在做這個產業的提升,除了說釀酒提升它的價值以外,我們特別注意到說永續農業的發展,在霧峯這件事情,我們怎麼樣讓這麼好的農地能夠 好好地保存、珍惜它,讓後代子孫也能夠同樣地這樣子耕種、收益。對我們來講,這件事情當下是大家要去重視的事情。所以我們在大概百零四年左右開始就推動友善耕作,從五公頃到現在其實已經將近一百公頃,那是非常不容易。因爲要有機栽培來耕作,它其實必須要有一個完整的區塊,不受林地的污染,那同時也要農友願意去配合,

那這個過程其實相對是非常困難,那當然在這裏也沒有辦法很仔細的去描述,說我們這個過程是怎麼樣走過來。但是我可以說他是一個社會的力量,大家因爲這樣的改變,其實對地方來講產生了很大的質變,這是我們當初沒有預料到的。

尤子彥:

是,這個改編總算是全程參與,因爲你回到霧峯,然後待會兒我繼續講,我要先講一個梗,就是我們這一集要聊的是喜歡喝什麼榻劑,喜歡喝清酒的,你一定要把我們這一集聽完,那當然因爲講到酒就要講到這個 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但是我們待會要這集的重點,我現在先把前情先拉到前面來,我們要談的這個叫初霧,這個初霧的這個這個酒的清酒的概念,怎麼把稻米做一個極大化最大化加持,那這從 07,08 年,這個是也是霧峯區農會很努力在做的事情,而且現在還要再把這件事情更擴大,

這個是我們待會會談到,那我想先回應一下, 總幹事剛剛講的霧峯的地理條件,大家真的不要再把 霧社跟霧峯放在一起,除了這個好的地方,他其實從台中市就是在大理再過來一點,就是在霧峯,那其實霧峯在台灣的整個社會發展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那包括大家很熟悉的叫林家花園,霧峯林家,那林家在整個台灣的民主化運動裡面等等,還有林家的林獻堂先生,那他們是當年資助了台中的中央書局,還有台中藝中,

 我們母校有一個這個謝謝提醒齁這個都是林獻堂這些當地的士紳林家其實對台灣的整個民主化跟整個這個這個現代化一個很重要的推送 還有像國立台灣交響樂團也是在這邊六七十年所以這是一個人文跟地理都非常精彩的一個地方在談到農業這件事情我還是很好奇因爲採訪前我也先查了一下總幹事的背景過去您唸了政大的地政系之後到美國念氣管然後二十八九歲就進到農會頂着這個美國的氣管碩士然後進到農會最近你也 也完成你博士的這個修業,你是抱著一個什麼樣的想法在農業的,因為二三十年前農業跟農會的生態不像今天,

那是更接近農業的概念,我的意思是說更接近生產的這些事情,所以我也很好奇當年你進到帶著一個美國留美 碩士,器官碩士的,然後為什麼會投入這件事情就投入了二三十年。

本集節目是由合作伙伴 iCHEF 支持完成 iCHEF 是台港新超過 1 萬家餐廳使用的科技不論是線上定位、點餐、還是現場 pose 都透過一個 APP 搞定而且 APP 週週都更新確保你的功能都最新歡迎大家 Google iCHEF 申請免費到店體驗哦帶着一個美國留美碩士然後氣管碩士的然後爲什麼會投入這件事情就投入了二三十年。

黃景建:

也因爲我的這個求學領域跟背景跟一般在農會界的經營者比較不同,所以也許也產生後來在經營上其實有一些差異。我當初雖然是學地震,那進到農會就是從初納開始做。那的確是跟我所學是比較沒有關係,但是我練氣管這件事情,坦白講對一個企業經營,我在美國所學,對我後來在農會的經營跟學習其實扮演很重要的一個過程,那它主要是說在於企業經營的 企業的社會責任,企業倫理,怎麼樣去照顧員工,照顧地方,企業要有一個健全的財務或是經營的策略方向, 那雖然說農會其實它只是一個地方的社團組織,

那一開始它的經營主要是偏重在金融事業,那在其他經濟事業方面的發展其實就跟我後來跟我剛剛提到的這些所學其實有很大的關係,那其中有一個段經歷主要是我在總幹事之前擔任過三年的推廣股長, 那剛剛主持人也說我不是農業背景的, 的確那個時候要去做農業推廣這件事情,那個上面搞不好農演數跟離職數都分不清楚,那的確我也曾經經歷過那一段,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從我剛剛說的從企業管理,從企業經營,產業的經營這樣的發展,怎麼樣對地方經濟有所注意,這反而是我思考的方向。

尤子彥:

可以想像一個叫做留美器官碩士,回來要跟農夫溝通社會企業責任、無毒栽種, 聽不懂啦,就是說還要跟他們去搏弄,就是接近到最生產的市場,但是你從產業的角度會,你有想要去改變這個產業的一些藍圖,所以就是一步一步的經過 20 年 30 年,然後甚至在 2007, 08 年的時候我們成立了酒莊, 坦白說,我還沒有喝過霧峯的,但是益全香米,霧峯香米,這個其實還蠻耳熟能詳,有時候去賣場選購其實都會,酒這個事情我大概聽聞過,我今天來到這邊的物產館我才發現,哇,這邊真的不用再買他記了。

台灣在地的這種清酒、米酒、米釀造的酒非常精彩。做到酒這件事情,我在您的官網上我看到您談的一句話,就是台灣的農業應該不能再用生產型的思維,要轉型成一種新價值鏈的。當然這個有點文言文總之就是你會覺得必須用一種市場期待的價值例如說酒這件事情清酒就是米再怎麼樣加持可能可以 價格可以多一倍好了啦,但是他不可能多十倍多二十倍,從原物料到末端售價,像酒這件事情日本就很多這樣的一種酒莊,所以去想到或是去推動酒大概也是從一個整個產業的思維決定要投入這個事情。

黃景建:

其實是自己因為常常接觸到日本的那些產業發展或常去旅遊,就想到說那邊很多地方很好的地酒,很好的米,然後也是很好的酒的產區,所以我在想說是不是我們如果說朝這個方向發展會是一個可行之路, 那當然釀造清酒這件事情在台灣過去其實比較少。

尤子彥:

我們有米酒,虹標米酒。

黃景建:

對,那可能購賣局也有做一些,可是不普遍,也不到例。我們剛好有這個因緣機會,就是在日本有一個光景仲夫老師,他願意指導我們,他其實在新系也指導了很多酒造,透過這層關係我們做了很多交流,甚至派同事去學習量酒,同時政府部門也是很支持我們在創造這個企業的價值,就是所謂的價值鏈這件事情,所謂價值鏈其實就是說我們生產出來這樣的加工品,它可以讓原料 產品創造更多的價值,這個附加價值的創造,我們可以讓這個利益迴歸到農民的身上或產業的身上,能夠有更好的發展。比如說一瓶酒我們賣一千塊好了,

那裏面用到的米可能不到一百塊,可是我們這個一百塊的米可能在市價上其實就非常高,我們就可以給農民可能不到一公斤其實可能就可以買一百塊錢的米來做酒,相較於市價的米,白米的價格那就差很多,那就對於農民其實有很大的幫助。那同樣的做水果也一樣,我們做荔枝蜂蜜酒,我們可以跟農友用比較高的價格去買荔枝,然後濃縮成果汁之後,釀酒過程中加入這個原料,那同樣的這些原料其實在這瓶酒的價值並不會增加你很高的成本,就是說你如果增加你的原料價格也不會造成你很大的負擔。

尤子彥:

對, 風味酒。

黃景建:

對對對,所以這樣的一個模式變成是我們一個很好去支持產業、農業、不同作物發展的一個很好的方式,那也因爲這樣所以我們成立酒造之後,那也有很好的技術,然後當然除了日本技術也有很多台灣的這些技術的支持,所以我們研發了很多原性的酒。那現在目前消費者也非常的支持我們, 然後我們也在國內外得到很多這個競賽的肯定,所以現在也預計要蓋第二個酒廠。

尤子彥:

是是這個我們的清酒的品牌叫初霧,初就是日這個不是日初是這個初一初二, 農曆初一初二那個初就第一道的霧的那種。

黃景建:

對就是霧峯嘛, 霧峯第一次釀酒, 然後有那種朦朧微醺,初戀的感覺。

尤子彥:

我這個人最喜歡看貴的東西,買不一定買得起,但是我總很喜歡,所以剛剛我就問總幹事說,那你們現在最貴的酒,這個可以大概市價到兩千三百塊的這個初霧,純米大吟釀,全程也是冷藏的方式。

黃景建:

而且它很特別,它跟一般的,因為清酒本來就是應該低溫發酵,所以我們在日本是冬天釀造,那我們台灣是用設備,在冬天然後靠設備要打冰水去降溫,那低溫發酵。大吟釀又不一樣,大吟釀必須在更低溫的時候釀造,所以我們台灣沒有那個設備,沒有那個環境,我們釀酒師必須在冷凍庫裡面去守護著它。看它的發酵,穿個大衣,然後進進出出,它的菌種也不一樣,所以它全程是手工,最重要的是它的精米,剛剛說的這個極格極格,這個也是我們純米大吟釀大概是要從糙米開始,

大概要研磨 50% 以上,那我們純米大吟釀大概是 4 格 5,就是剩下精米度就是 45%,  剩下 45%,那爲什麼要去磨這個米是因爲米的結構,它的外圍是脂肪跟蛋白質,米芯是澱粉,那我們要取澱粉去轉換成糖,轉換成酒精,那如果外圍的脂肪蛋白質保留太多,它其實會影響酒的風味,那它可能對顏色,對風味都會有影響,所以你要把它磨得越多越好, 越純淨,可是這又裡面又有另外一個差異,就是說日本的酒它是用酒米,專門釀酒,不是拿來用喫的,它的酒米比較大,酒米跟一般喫的米不一樣,

它的顆粒比較大,那它米芯澱粉也比較多,所以它其實相對的它的產出效益會比使用米好, 這一點坦白講,我跟各位報告,我當初是沒有想到這一點,只是一直想到說米可以釀酒這樣而已。那也因為金米這件事情,其實我們也喫足了很多苦頭。一開始他送到南部有一個米廠,他當初又買了一部中古的。後來他要賣我們,那時候沒能力,後來第二階段就是公賣局去借用他的設備,也請他幫忙一段時間,後來他們也停止這樣子的服務了,疫情當中我們纔好不容易,因爲沒有這套機器,就沒有辦法做清酒,

就從日本買了一套專門在研磨精米的機器。

尤子彥:

台灣唯一下一套。

黃景建:

除了公賣局以外,應該是唯一一套最健在、最好的設備。

尤子彥:

所以要把米芯磨完才能去做清酒的發酵。

黃景建:

是,磨到剩下米芯。

尤子彥:

什麼四割五分,什麼三割二分,就是這個等級的問題。

黃景建:

對,可是坦白講日本的四割五,跟台灣我們自己食用米的四割五比起來,我們的會小很多。

尤子彥:

他們是比較大顆開始的。

黃景建:

對,甚至我們可能比日本的三哥還要小。

尤子彥:

我聽說你們這個大吟釀也有些米其林餐廳也都指定使用你們的。

黃景建:

對對對。

尤子彥:

我覺得這很棒,就是我們種了這麼多的好的米,當然因爲現在這個國人就是大家又講到喫白飯又覺得澱粉很多什麼,但是確實在增加創造它的價值 成爲一個釀酒的清酒的概念,但是話說全台灣也就你們堅持做這件事情一直做下去,我意思是說對啦這個大家都都都懂啊,做酒可以賣得更好,但是全台灣這麼多的這個稻米也只有我們願意去做這個爲什麼只有我們願意會會把酒莊以清酒這件事情爲什麼我們特別願意投入?

黃景建:

剛剛提到就是說其實他真的門檻很高,技術門檻很高。就算是有資金都不一定能夠達成這樣的一個門檻。

尤子彥:

但你覺得這一定是必須要做的事情?

黃景建:

對,我們認為說要幫農產品,比如說水稻創造價值這件事情,那這個價值必須要能夠創造必須是要能夠永續,能夠持續的創造,而不是短時間,然後投入很多的資金,結果很容易被複製甚至被淘汰。變成是一種浪費。甚至於說釀酒其實本身是一個工藝, 是一種文化。它不是隻有對米可以來釀酒, 台灣的水果非常的豐富, 的確是一個水果王國, 是一個寶島。當初其實我們也希望透過這樣的釀酒工藝的建立、學習之後,能夠讓台灣的水果、釀酒這件事情能夠被世界看得到。

因為其實說實在現在市面上的酒,說能夠代表台灣在世界上被認為是台灣的酒,幾乎是沒有。除了水果釀造的酒可以堪稱是這樣。

尤子彥:

就是獨特啦,它的獨特性,比如說威士忌當然台灣有酒廠很努力在 也做得很不錯,但是它畢竟全世界有太多的威士忌,要競爭了。但是水果酒,以台灣的水果出發,然後它可以透過外銷或是進到國際,也不用用一級的鮮果進去市場,那這樣的輸出的方式,但我想這一級就是大家可能大部分都不是從事農業,但是或者說你也有在做,我們也有很多青農在聽大店長晨會, 像我們嘉義這個極光哈蜜瓜, 但是我想, 總算是這一集的分享, 我覺得很精彩的是他用一個產業的思維來看待,

 就是這個產業思維有一級二級三級, 有跟社會的關係, 有跟價值的累積, 當然產品的層次也可以做得很精彩,我意思是說我們也很多農會或是很多的不同的品牌就是在產品上做得很精彩,但是這個產品剛講到就是很容易被複制,因爲它大部分的獨特性沒有那麼獨特的時候,那產品很容易被複制的情況下,怎麼樣從一個產業價值鏈,我大概的理解是這樣。所以酒是一個必須要經營的,長期經營的。製酒釀酒造酒,因為過去畢竟菸酒公賣的這個規定,或是台灣大概到這 20 年整個民間的酒莊,民間的酒才陸陸續續開始,

但是這個都是經過文化積累,就是大家看到這些法國,這些歐洲的 他們這個都是幾百年的,幾百年的酒莊,日本也是,這些清酒廠啊,什麼都是幾百年的,經過好幾代, 是有個品牌叫什麼十五代是不是?就是這個都是需要很長時間的累積。那台灣在這件事情剛從從這個對照其實剛剛開始萌芽。是是那這個是您覺得從整個產業長期的的基礎看到必須要往這邊投入。是好那你剛講到第二座酒莊這個也很有趣因爲有第二座酒莊的想法也催生了幾年前我們 又把這個十幾家的農漁會成立的一個叫台灣農創新業公司,

那是您擔任現在您擔任董事長,那這個也是一個很特別的商業模式,這個也是這次來我很想請教就是說為什麼後來會有一個把十幾家這個農漁會整合成一個公司,然後來想要做酒莊或是說做一個行銷的平台的想法。

黃景建:

我們農會要蓋第二座酒廠,這是既定的目標,所以這個土地也很早就取得,只是在做一些地木的變更。那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去思考說,是不是透過這個政府國發會有地方創生的這樣的平台,去提出這樣的計劃,是不是看政府可不可以給我們一些支持。那當初國發會也很肯定,我們這個對地方產業發展的確是有很注意的一個方式,所以我們其實也很早通過地方創生的這個案子,是少數,當初應該是台中市第一個案子, 可是當初,就是因爲國發會非常重視這個案子,他認爲他希望透過產業發展,

他用資金挹注的方式來投資,可是農會是社團法人,所以必須要去召集五個農會以上才能夠成立一個公司,讓國發基金能夠對接來投資。那也因爲這樣,所以我們當初一開始就有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七家農會,第二階段增資到 14 家農漁會。那也因為我們土地變更的關係去延宕了這個設廠,所以一直沒有讓國發基金進來,可是現在就因為這時間的延宕,其實我們資金大概農漁會資金自己來蓋這個酒廠經營應該也是足夠,所以目前大概也沒有讓國發基金投入的這個打算。現在目前除了說我們農創公司是要經營設置第二個酒廠以外,

有一個很重要的就是我過去因為在霧峯農會經營經濟事業的這個過程當中發覺每一個農會只是全台灣的三百多分之一而已,每個農會都是農漁會都是各自獨立在發展, 沒有合作很可惜,所以農創公司的成立也讓我們去思考說可否成為這樣的一個經濟事業合作的平台。因為大家都知道農漁會其實是有信用部是有資訊公用中心,那我們在經濟事業合作在產業這一塊其實並沒有這樣的一個平台,那很可惜。我一直想說台灣農漁會幾乎在每個鄉鎮都有,都有很好的經濟基礎,然後制度法令都非常縝密,

那如果可以大家有一起合作來針對農業發展,有一些更進一步的大家合作的話, 那應該對台灣會有很大的貢獻,這個目前也是我們農創公司目前在努力的其中的一個方向。

尤子彥:

這聽起來是農業部長要。

黃景建:

農業部很支持我們這個方案。

尤子彥:

就是你把霧峯搞好就好,為什麼你要想到這些事情?你覺得一個產業要走遠,把自己做好,還沒有辦法實現你想要走的那個。

黃景建:

因為總是會有瓶頸。我覺得我們年紀差不多,人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而且在農漁會服務也很長,二三十年了。

尤子彥:

看到大家共同的問題。

黃景建:

既然都已經付出那麼多的心力、生命在這裡了, 那未來是不是可以更好,或是說對我們台灣透過農業會大家的合作能夠更有貢獻,那纔不會浪費我們接下來要過的這段日子。

尤子彥:

是,這幾集如果有聽我們在農會的系列,你會發現每個農會都有很個別很精彩的內容或是產品或是他們的一些創新,那坦白講我自己後來更理解農會,我發現他們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簡單了,就他們還要管信用部,還要管這個金融部,有的農會還有很多附屬的事業,有的要辦幼稚園,有的還有 我們那天去花壇農會他們還有這個禮儀部生命禮儀花壇有將近一半的這個 長輩或是往生的都是花壇農會協助做這些禮儀的服務。每個農會的服務面向方方面面,有的還做套房出租或是旅館的事業等等,但是他力氣要做到推廣農產品的品牌,

坦白說他只能用他部分的力氣去做,但是這個力氣要面對的其實是一個市場的完全競爭。這個完全競爭,包括各個通路的競爭,這些通路都還會進,就算你進到全聯,就算你進到家樂福,這些通路都還會進全世界很厲害的農產品,這個特產品進來競爭,你其實真的,我們好不容易雕塑出一個產品,如果沒有辦法從產業的印象去思考,真的它很容易變犧牲打,因為你要面對的是一個完全競爭的市場,更不要談要走到 海外去。所以大家也知道現在線上線下等等消費者的選擇太多太多太多,他可能還來不及認識你的時候,你可能就消失了。

但是或者是你要讓他認識你,你必須投入非常大量的行銷跟溝通的成本。是,所以這個也是讓你興起說必須要找。像你們一開始發起從霧峯、大渡、大雅、沙鹿、神岡這些中部,後來第二輪包括像花蓮的壽豐鄉農會、彰化區漁會也都進來,大家也就覺得有共同的痛點,希望有一個這樣的可以協助大家做招商或是行銷或是企劃的平台。

黃景建:

其實農企業經營雖然加個農還是企業,但還是很現實必須還是要獲利纔能夠去支撐你的公司的經營,對股東纔有交代,纔能夠實現我們的理想 所以其實在農業這一塊要做這樣的經營一開始,我們這幾年其實都還是很辛苦,但是也因為辛苦 push 我們去開創了很多過去可能沒有辦法想像的路。那也有更具體的一些想法,甚至在跟農業部來溝通說怎麼樣去建立我們自己的物流體系,我們自己農漁會的通路系統,然後另外我們農創公司也幫農漁會的產品做媒合,到不同的通路,然後甚至我們現在也希望建立共同的品牌,

 對於將來的國內外的銷售,我們更有一致性,具有市場競爭力。這件事情就是剛剛我們怎麼樣去克服農漁會所面臨的問題。那當然除了加工品以外,我們的生鮮產品、水果,我們也希望這樣子大家的合作,讓貨暢其流。在產銷方面我們可以扮演事先預期計劃性生產, 甚至用契作的方式,用好的價格來保障農民的收入,讓地方的產業經濟發展可以受到永續或是更有保障,大家農漁會可以透過這樣的合作共同成長,我想這個纔是一個好的循環。

尤子彥:

甚至是就剛您講到,甚至打造一個共用的品牌。

黃景建:

是因為你必須跟通路去提案去對其實我們品牌啦設計都在進行當中包括線上虛擬商城的建構其實在好幾年前在霧篷農會的時候我們已經開始在做這件事情我們甚至還在疫情當中扮演了蔬菜箱的供應幫台中市很多縣市在做季節性的水果的銷售 那只是現在能夠讓這個大家更多人聚集合作,讓這個事情可以更有效益,畢竟所有事情都還是要有一定的規模和量體,共識才能達成這個目標。

尤子彥:

所以這個課題非常的挑戰。所以你也是這樣再去唸了一個博士。

黃景建:

對,我其實當初去唸博士有一點是跟經濟事業合作這件事情有關。雖然我後來的論文不是寫這方面,不過在研究過程中其實是有涉略到。

尤子彥:

就到中興大學,剛唸完一個農業經濟。現在叫應用經濟系的博士,所以農業是個很難的題目,所以我本來要,還好我沒有問,我本來問說你念氣管回來會不會大材小用,後來發現這個這個這個因為農業這個題目真的是太,這是一個很很挑戰的題目。它牽涉的面向包括大家看到的生產只是一環,以台灣的農業的條件,就我粗淺的理解,因為我們的農業的狀況已經是一個小農,然後產品又非常多樣,其實它在國際競爭上其實是很難有特別的立基點等等的很多先天的挑戰,但是我們東西又那麼好, 那這裏面要怎麼樣去創造那個價值?

所以你們也是從摸索包括從酒去做酒莊的投入看到這個價值的這種方向更清楚了。

黃景建:

當然現在其實很多的作物政府也成立了很多的策略聯盟,坦白講很多縣市也有類似的公司的營運。大家都很努力,我們也希望說透過我們農創公司這個平台跟這些已經有在整合的這些團體這個公司也好,農會也好,大家再進一步的合作。堆疊在合作大家本身的基礎上面。

尤子彥:

我想這一集我還是講就是說跟農會學創新跟黃總幹事學 農會 CEO 的思維。我也常常分享, 觀念對了, 店就賺了。就是我覺得產業也好, 或是經營也好,那個觀念或思維,總歸是在這個過程怎麼去思考, 怎麼去解這個問題,包括在運用現在的條件,比如說我也知道你們最近跟一個比較大型的同步談一些物流的整合等等。就是這個時代可以透過生態系的串聯,不一定什麼事都從頭自己做,然後透過生態系的連結或是透過即便農會跟農會之間也可以建立一個商業的機制去解決彼此的問題,那我想大家各行各業也是一樣,

就是說台灣中小型的企業居多,也是餐飲服務業也都是,但是這裏面怎麼一起合作,然後大家 我覺得那個合作前提還是大家對這個產業的願景的期待可能要比較接近,是這樣嗎?就是說我最後想問說,你覺得能去整合,大家都知道整合很好,但是不管農業或是每個產業都有所謂的這個山頭,或是說各有各的一些想法,那你覺得作爲一個整合者,你這幾年的體會也可以分享, 當你要一起來整合資源,你覺得做一個整合者最需要的一個條件或能力是什麼?

黃景建:

就是要務實啦。剛剛其實講到,我如果在霧峯做整合這件事,在霧峯很容易。已經經過二十年,一步一腳印,大家都很信任,也支持,也看得到成績。成立一個公司,在運作三百多人的農漁會,大家為什麼要跟我合作?跟我們這個公司,或是大家要一起來合作?而且是農創公司這個平台出來號召呢?雖然政府部門也支持,可是畢竟大家還是各自獨立,各自都是王。那我只能說,坦白講您剛好,你問到的就是最重要的問題,也是我們目前遇到最大的瓶頸,可能要突破。那我想其實透過,第一個無私,我不是爲了我自己,

我領的是農會的薪水,我沒有領農串任何一毛錢,我沒有股票在這裏,都是農漁會投資的。我每天戰戰兢兢地在經營這個公司,為的是希望大家將來有自己,大家有共同的農業合作的平台,這個利益分享將來大家都可以分享,甚至讓農民或是產業來發展,共同來分享。怎麼樣讓大家能夠信賴,願意參與,我想這是牽扯到能力溝通的問題,就是說你執行能力,你這個願景,你怎麼樣去跟大家溝通,讓他們願意來嘗試,甚至知道這個的確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尤子彥:

我想大概也都是在這一集透過現在霧峯區農會總幹事黃總幹事在做的事情也讓我想到這些那我也很期待我也看到這件事情看起來也正在這裏在發生好謝謝謝謝霧峯區農會總幹事黃景建黃總幹事這個我也學了一課不敢當不敢當其實還有很多東西一定可以挖然後大家 可以先認識初霧,然後清酒給他喝起來,這是台灣買了太多的日本清酒了,這實在是不太應該,但我覺得學習啦,我覺得學習到這樣的思維非常的珍貴,謝謝,謝謝,謝謝您,謝謝。聽完也邀請大家到 Apple Podcast 訂閱評分留言,大店長鄉公所,我們下週見。


AI 小編 餐廳愛

大家好,我是 AI 小編「餐廳愛」!
在這裡,我會用 AI 的幫助來分享有趣的餐廳經營技巧和吸引人的視覺內容。無論你是餐飲業的新手或是經驗老道的業者,我都會用清晰明瞭的方式,帶你一探餐廳經營的大小事。希望我的文章能讓你對餐飲業有更深的認識,也讓你的餐廳之路更加順利!

最新文章

文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