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店長鄉公所系列】彰化縣花壇農會—顧碧琪總幹事

本篇文章取自大店長晨會 Podcast 的「大店鄉公所」系列第六集:

文章 banner 圖片來源:大店長晨會 Facebook 社團

茉莉花背後的推手—顧碧琪

圖片來源:大店長晨會 Facebook 社團

顧碧琪於民國 88 年進入農會體系,自 101 年起接任彰化縣花壇鄉農會總幹事一職,帶領花壇鄉農會推動無毒茉莉花的種植。儘管初期面臨重重困難,但她堅持不懈,逐步將無毒茉莉花的種植面積從最初的幾公頃擴大到現在的五公頃。顧碧琪深知品牌和包裝的重要性,帶領團隊參加各種國際設計比賽,如 IF 設計獎和紅點設計獎,為花壇茉莉花贏得了多項殊榮,提升了其國際知名度。同時積極開拓國際市場,通過參加東京食品展,成功簽訂 300 萬的 MOU,將茉莉花產品推向國際。此外,她也非常注重茉莉花文化的傳承與創新,每年舉辦茉莉花季活動,吸引大量遊客,提升茉莉花的文化價值。花壇茉莉花不僅成為地方的代表,也逐步邁向世界舞台。

茉莉花產業的歷史與復興之路

茉莉花在台灣的發展史可追溯至民國五十多年,那時候彰化花壇已經成為全台灣最大的茉莉花產區,占全台茉莉花產量的 80-90%。然而,隨著農業的轉變,茉莉花的種植面積逐漸減少,甚至一度面臨產業衰退的危機。這些年來,花壇鄉農會致力於推廣無毒茉莉花,雖然初期只有四五公頃的面積,但經過多年的努力,無毒茉莉花的種植面積逐漸增加到五公頃,儘管仍有挑戰,但這是對農業高齡化社會的一種應對方式,為茉莉花產業注入新的生命力。茉莉花產業的復興,不僅依賴於農會的努力,也需要農友的支持和參與。花壇鄉農會通過各種方式,如保價收購和提供資材補助,逐漸說服更多農友參與無毒茉莉花的種植,使茉莉花產業能夠在現代農業中找到新的定位和價值。這種復興之路,展示了傳統農業在面對現代挑戰時如何通過創新和協作,實現產業的轉型和升級。

圖片來源:茉莉花壇夢想館 Facebook 粉絲專頁

香片變明星:茉莉花的華麗轉身

過去,茉莉花多用於製作香片,扮演配角的角色。然而,隨著花壇鄉農會的努力,茉莉花逐漸成為明星商品。這一轉變的關鍵在於包裝設計和品牌價值的重塑。農會通過參加國際設計比賽,如 IF 設計獎和紅點設計獎,提升了茉莉花產品的國際知名度。這些設計獎不僅是對產品品質的肯定,更是品牌價值和行銷策略的重要組成部分,使茉莉花在市場上有了全新的定位。茉莉花不再僅僅是用來製作香片,而是通過農會的創新,開發出多種產品,包括茉莉花茶、咖啡、啤酒、餅乾、花醬和面膜等。這些產品不僅提升了茉莉花的經濟價值,也擴展了茉莉花的應用範圍,使其成為更多消費者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這種多元化的產品策略,使茉莉花能夠在不同市場中找到自己的定位,滿足不同消費者的需求。茉莉花的華麗轉身,展示了如何通過創新和設計,使傳統產品煥發新的生命力,成為市場上的明星商品。

圖片來源:大店長晨會 Facebook 社團
什麼是「香片」?

香片是一種以茉莉花茶為代表的花茶品種,它是將茶葉和新鮮茉莉花一同存放,通過花香熏染茶葉,讓茶葉吸收茉莉花的香氣,形成一種獨特的風味。這種製作方法使得茶葉既保留了茶本身的清香,又增添了茉莉花的花香,因此飲用時具有雙重的香氣和味道。香片在中國和台灣都非常受歡迎,特別是在茶文化盛行的地區,是很多人日常飲品中的一部分。

國際市場的開拓與品牌打造

花壇鄉農會在國際市場上也取得了顯著的成就。去年,他們首次參加了東京食品展,並成功簽下了一份 300 萬的 MOU,這標誌著茉莉花產品進入日本市場的正式開端。通過與日本茶會社的合作,推出聯名產品,使茉莉花在國際市場上的接受度和知名度不斷提升。這些國際合作不僅為茉莉花產品帶來實質性的訂單,也提高了其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茉莉花的品牌打造是一個持續的過程,從產品包裝設計到國際市場推廣,每一步都充滿挑戰。花壇鄉農會通過參加設計比賽、推出高端產品、進軍國際市場,逐漸建立起茉莉花的品牌形象。這種品牌打造不僅提升了茉莉花的市場價值,也使其成為花壇鄉的一張亮麗名片,代表了當地農業的創新和進步。茉莉花的品牌故事,展示了如何通過設計、創新和市場策略,使一個傳統產品在國際市場上佔有一席之地,成為全球消費者喜愛的品牌。

什麼是 MOU?

MOU = 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意思是「合作備忘錄」,是在雙方或多方還沒有正式簽訂合約前的一種協議,表示雙方同意一起合作。

花壇農會的目標與影響

花壇鄉農會將繼續推廣無毒茉莉花,拓展國際市場,提升產品的品質和價值。他們希望通過不斷的努力,讓茉莉花不僅成為花壇鄉的代表,更成為世界的茉莉花。通過創新和傳承,茉莉花的未來充滿了希望和可能性。花壇鄉農會將繼續努力,把茉莉花產業推向新的高峰。推廣無毒茉莉花不僅是為了產品的健康和品質,也是對環境保護的一種承諾。通過不使用農藥,花壇鄉農會希望為後代子孫留下更健康的土地和環境。這種環保理念不僅在茉莉花種植中得到體現,也影響了其他農產品的種植方式,帶動了整個鄉鎮的農業轉型和升級。茉莉花在經濟上有著重要的價值,不僅是農民收入的來源,也是地方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通過產品多元化和市場拓展,花壇鄉農會提升了茉莉花的經濟價值,使其成為當地農業的重要支柱。這種經濟價值的提升,不僅改善了農民的生活,也促進了地方經濟的發展。


想要聽 Podcast 完成內容嗎?點擊連結:大店長鄉公所 @農會 06 一度走向夕陽的茉莉花產業,在花壇鄉農會總幹事顧碧琪手上不但重新復活,成為全台首獲德國 IF 、紅點設計獎的農會產品,更是總統府致贈外賓的禮物。來聽這位茉莉花養大的總幹事,如何讓推廣無毒茉莉化栽種,成為走向世界的夢想起點

Podcast 逐字稿(逐字稿為 AI 轉譯)

尤子彥:

歡迎收聽大店長鄉公所,大店長鄉公所是大店長晨會每週五的出外景,這一季我們的主題是叫向農會學創新。那坦白說這題目有點誤打誤撞,但是也因為誤打誤撞,所以這個有一句話叫做「迷路原是為花開」,就是說你有時候走錯路反而看到很棒的景色。那我真的在農會的這幾集的訪談還有接下來的幾個採訪的計劃裡面,我覺得臺灣的農業的透過農會,這幾年這十年的不管是在美學上的進步,不管是在品牌上的努力,真的是臺灣的一個很特別的服務業的一個競爭力。當然這樣說有一些農會工作者,他們不覺得這個有什麼競爭力,但是因為我可能覺得這個事情真的特別對商業服務業來說,他真的可以學習的有很多。

那這一集我們來到了彰化花壇香農會,最近花壇香農會有一個好消息,待會再宣佈。那我們先請花壇香農會總幹事,顧碧琪顧總幹事,跟大家打個招呼。

顧碧琪:子彥哥、各位好朋友大家好!

尤子彥:哥不敢當

顧碧琪:我還是喜歡叫人家哥

非常謝謝總幹事,其實幾年前大店長建學團,我們有一站也來這邊來做茉莉花茶的體驗,現在還有這樣的活動嗎?

顧碧琪:

只要有花季的時候就有薰茶 DIY 的一個活動,這是我們這裡最特別的,所以一定要保留下來,讓大家可以來到花壇茉莉小鎮體驗茉莉花的薰茶。

尤子彥:

是是是,我們現在在錄音的地方也是我們上次來這邊做體驗的一個穀倉,一個倉庫,幾年不見就搖身一變,這邊已經變成叫花研所,研究所。所以花壇變成茉莉花的故鄉,是透過農會這十幾年打造的成績可以這樣說。

顧碧琪:

茉莉花一直是從民國五十多年,那時候 180 多公頃就已經是全臺灣最大量,80-90% 都是在花壇來做產出。包括現在量減少了不到 30 公頃也還是全臺灣之冠,但我們推十年前推無毒茉莉花大概只有四五公頃而已,其他還是說的我們是自然農法就完全不噴農藥,但其他的就是有噴農藥的一個部分。其實那時候會推無毒的耕作其實是有一個領頭羊的功能,可是這個工法真的量少又多工,在現在農業高齡化的社會其實是不太容易執行的,你看這麼多年走下來也才進步到五公頃而已。

尤子彥:

好,這個講到茉莉花,有一首歌叫六月茉莉,六月望你真正漂亮,就大概就這樣,我也不太會唱,下一首我會唱,下一首是好多美麗的茉莉花,但是我今天要跟顧總幹事談的這個花壇香這十幾年的 把茉莉花推到世界,我這個真的不是在形容詞它推到世界,他們真的是把一個地方的特色,然後這個產業在這裡差一點就快要被結束,因為產量的問題,因為這個競爭力,價格競爭力的問題等等,那經過農會這十幾年的努力把它推向世界,那我認識顧總是在 2015-2016 年的時候,也是透過這個禾翌創意的卜老師,

 那時候他們協助你們做了一個包裝的禮盒的設計, 得到了 IF 設計獎, 是得到了紅點設計獎, 是臺灣三百多個農會第一個拿到這個獎。

顧碧琪:

有 IF、有紅點,真的我們就是最會得獎的花。像 IF、紅點、對岸的成功設計大獎、OTOP、包括最近比利時的一個風味獎等等。其實這一路走來,值跟量,其實是我們最重要的一個堅持。

尤子彥:

那時候為什麼會想要去參加這樣的一種設計獎?其實回頭看現在可能更多人都都會覺得得獎也是一個很好的不管叫行銷或是一種溝通或是一個品牌價值但是我覺得在接近十年前有這樣的想法特別是從農業農會的這個組織出發你那時候為什麼覺得因為大部分在農產品的角色或是都會覺得說我們東西做好啊我們這個產品把關啊品質第一啊 但是在包裝這個事情的投資,其實大家會比較不會放在最前面,從產地的角度,那時候你為什麼會開始想到這件事情?

顧碧琪:

其實當時候我在看其他農會,包括我們自己鄉內的一些農產的一個包裝,我其實都覺得醜醜的,就是自己看了都不會很想要這樣子的一個包裝,那其實當時候就有一個想法,希望說未來我們的茉莉花可以不只在這個地方,在臺灣,它甚至可以把這個香氣分享到全世界,就是世界各地去, 所以你看我們在當初的一個策略就是,都沒有人知道我們嘛,那我們也沒有多餘的錢去做宣傳,最好的方法就是參加比賽嘛,這種國際性的比賽或者是那種什麼什麼競賽,反正可以讓我們有得到這種加值的,我們就大概都會去試試看,

卜老師他們這邊其實給我們的信心,就是當時候在溝通的時候也是, 現在的產品跟以前就已經不一樣,以前叫香片嘛,那你現在用的是臺灣最好的茉莉花,用的是臺灣最好的茶。那你再用以前那種我們說的不是很合適的包裝的話,顯現不出你茉莉花的價值了。所以我們重新定位茉莉花,單純只有茉莉花香,以前的不是嘛。以前茉莉花茶叫香片,那有燻了樹藍啊、黃絲花、比較低價的花做打底,最後才燻茉莉花。那我們現在的單一香就是茉莉花。產品的定位跟以往已經不一樣了。賦予她的一個我們的情感也不一樣了,

因爲我們都知道我們這一代的孩子其實都很多都是都是茉莉花養大的,所以我們常說對茉莉花我們是感恩的,所以我們想要茉莉花這個文化可以繼續傳承下去,剛說的包裝只是我們在跟人家溝通的時候的第一印象,我們希望說 當你沒喝過我們的茶的時候,你可以看到這麼好,這麼漂亮的一個包裝,傳達我們信念,我們價值的一個包裝,那過來喝一杯我們的茶,我們相信你會被我們的茶香,我們的花香給吸引,所以這是我們當初設定的一個方向。

尤子彥:

是,是,聽總幹事這樣講我才知道,其實我們剛開始前有稍微聊到,比如說我們前兩集去三峽,那他們香片,之前也是跟我們有協助,就是我記得那時候,霞農的總幹事跟我講,就是早年這個莒光號上面的這個香片,是花壇做的,花壇做的,對,是,所以你的意思是說那時候茉莉花扮演的是一個配角的角色。

顧碧琪:

我們那時候鄉內都是幫人家加工的,沒有所謂在地的一個品牌。花其實它最大的用途就是燻茶而已,當時候唯一的用途大概就這樣。當盛產就是消耗不了的時候,這些花往往就是我們長輩說的垃圾啦,就是量太多的時候消耗不良的時候是這樣。那到了我們現在,每一朵花對我們來講都是很 珍貴的,那我們就做了很多的不一樣的一個利用,包括了花茶、咖啡、啤酒、餅乾、花醬、面膜等等。就是那種茉莉花對我們來講每一朵那麼珍貴怎麼可能去浪費掉,去把它倒掉,所以我們盡可能把它做成不一樣的一個產品一個利用,

希望做成每一樣產品都有不一樣喜歡它的人。

尤子彥:

包括像精釀啤酒,有茉莉花香的咖啡,其實也有很多朋友很喜歡這個包裝上的這種美感,那不過我覺得剛聽總幹事講這件事情,讓我突然想到我也常跟大家分享的一句話,就是我覺得一個明星商品要有明星的規格的對待,就是過去我們茉莉花就是單變成一個薰香,或是扮演一個襯著別人, 我們今天要讓茉莉成為主角的時候,讓她成為整個花壇農會的明星,所以透過包裝,透過設計,透過這些我們也是希望用一個明星的規格去對待她,讓她在出場的時候華麗出場。

這個我可以描述一下我們得獎的在 16 年 15 年得獎的這個 IF 獎,她其實是把她的盒子設計成一個像茶 茶壺的概念,用紙的方式,用紙盒的方式去做成一個立體的茶壺的概念。那我自己也買了好幾個去送給國外的朋友,或是送給很多的國內的這些,我們像上次的建學團,我們去參訪吉安特,我也送了劉金彪董事長這個。我覺得臺灣可以把這個自己的東西做得非常道地,然後又有在地的芬芳,又有這個國際的概念, 我覺得都很適合當作大家在對外賓溝通,或是對重要的人在溝通的時候,一個禮贈品,

它已經從一個農會的一個伴手禮,農會的一個基本的東西,它變成一個禮贈品的概念。

顧碧琪:

那個產品叫做花鳥風月紀念茶壺,那個茶壺當時候我們有參加 IF 設計大獎有得獎,那個總統府後來有出去訪外賓的時候,他因爲這個訊息,得獎的一個訊息,然後他也買了我們這個產品,去贈送當地的一個嘉賓。

尤子彥:

這個努力到了不斷不斷的堆積,我剛剛一開始有講,最近總幹事這邊有一個好消息,也是前上一週,我們現在訪談的時間的上一週就在三月初, 跟彰化縣長王惠美王縣長一起去東京食品展,其實你們去年就參展了。

顧碧琪:

我們去年就有去試水溫,去年是我們第一次的一個國際性,比較正式的一個參展。其實這幾年縣長對我們花壇這種茉莉花茶的那種推廣其實是不遺餘力的,像他很多外賓來的時候送的也是我們的茶我們的咖啡等等,當初第一年那也是縣長的第一年,縣長提出這樣的一個想法的時候, 我們其實也對自己的產品其實也有些擔心, 我們不知道說這樣的產品出去到日本會不會人家的接受度高或不高。一次出去花那麼多錢,當然對我們農會來講是比較會有壓力的,那有沒有這樣子的一個效益?

去年其實還蠻幸運的,遇到今年簽約的 HANAEMICHA 這一個會社,他們也因為有這樣一個訊息,然後特別到會場去喝我們的茶,去做交流。

尤子彥:

所以今年成功的拿到了一個 300 萬的一個 MOU,那我們的訂單的備忘錄算是一個開始,很好的開始。

本集節目是由合作伙伴 iCHEF 支持完成。iCHEF 是臺港新超過一萬家餐廳使用的科技。不論是線上訂位、點餐, 還是現場 POS,都透過一個 App 搞定。而且 App 週週都更新, 確保你的功能都最新。歡迎大家 Google iCHEF,申請免費到店體驗哦。

顧碧琪:

因爲他喜歡我們的茶, 所以去年也出了一個聯名的商品。我們跟他們出了一個聯名的商品, 那以茉莉紅茶茉莉金萱爲主做了一個小包裝,適合當地的一個日本人的一個習慣所出的一個產品。那我聽那個社長講,當然也是有實質的一個訂單的一個回饋, 我發現其實接受度蠻高的。社長他們的方向都會就是他們自始本身也是一個專門在賣茶的一個比較高級茶的一個會社,他們平常在通路方面也是往那種板級百貨一些類似那種高檔的百貨公司他們跑的通路都是這一種的,那我相信有了這樣的一個基礎,

因為社長回來的反饋他 當地人其實對茉莉花接受度原本就高的,這也是他們為什麼這幾年來一直在找花茶,包括他也用了我們臺灣的薔薇花茶,可是他們一直找不到好的茉莉花茶,所以他們沒有用這個主體,去年有那個機會,所以接觸了之後就一拍即合,包括出了聯名,今年的 MOU,三百萬的 MOU,其實社長這樣子的一個反饋讓我們更加有信心。

尤子彥:

其實花茶、花草茶反而在歐洲或是在日本也是一個重要的需求,臺灣花草茶相對不是主要的選擇。

顧碧琪:

以我們這樣的茶要去跑手搖飲市場事實上是浪費了,因為這種茶籽跟我們的茉莉花其實這樣的一個單價,老實說我不知道這一杯手搖飲要賣多少錢,所以我不會去跑這樣的一個市場,所以在產品定位上面其實就會比較中高價位,比較不同以往的一個香片的市場。

尤子彥:

在我自己來看,能走到這一步其實包括這十年一步一步的努力,剛剛講的設計獎,然後其實我們在花壇農會這邊打造了一個夢想館,那其實陸陸續續來參訪的,來做 DIY, 還有讓很多親子可以來理解。茉莉花的入園人數也都超過一百萬。

顧碧琪:

三年前大概就已經破百萬了。

尤子彥:

所以我覺得這個就是把茉莉花的從產品的定位到品牌的打造,重新再透過這十幾年的一點一滴,然後之前查一些資料你們還辦了一個叫。

顧碧琪:

世界茉莉慶典,其實取名字就可以看出,不能說我們的野心,其實這是我們的一個夢想,茉莉在這十年,就我們開始推無毒茉莉,其實就已經我們所謂的茉莉花季,原本就已經在這十年之前就已經有在辦,但這幾年的名稱會漸漸走向 包括世界啦,本來是臺灣走到世界,這其實都是我們第一年所設定的一個夢想,一個目標,包括我們的茶的工廠在五六年前就已經有經過這個 HACCP,  ISO22000 的一個認證,其實這都已經在爲這個茶推廣到國際做一個努力,這個基礎都已經在打好了。

尤子彥:

所以這個世界茉莉慶典也是一個這樣的概念,想用更多元的文化,甚至你還要變裝。

顧碧琪:

很多嘗試,不只是在產品面,包括這種主題性,這種裝扮上面,其實我們都知道在這個小鄉鎮總是要有主題性,纔能有這種媒體,纔有所謂的新聞性。包括我們找來就是我們的婆婆媽媽幫我們一起做走秀,爲農產品來做走秀,然後請來日本的這種茶藝師來做茶藝跟茉莉甜點的一個配合的一個推廣。其實就是慢慢把這些我們想要做的融入到我們的那種活動裡面,讓更多人來參與,喜歡我們的活動,認識我們的茉莉這樣。

尤子彥:

是是是,這個非常非常不簡單,所以這個世界往世界走的這個不是一個口號,其實你們真的是以這個當做一個願景,然後不管在生產的條件上的規格,或是走到海外的通路,或是在更多的活動的溝通,你們就希望這個成為不是隻有成為花壇的茉莉,成為世界的茉莉,這個方向上去努力。

顧碧琪:

我們其實不太會行銷,但我們會做的就是把我們自己本分, 的本質,包括我們說從來沒有人做過,在這個鄉鎮雖然民國五十幾年就種茉莉,可是從來沒有人種過不噴農藥的茉莉花,其實這都是我們希望說把我們自己的本質顧好了之後,當我們走出這一步的時候,我們更有信心去介紹給更多人,那更多人喜歡我們的茉莉花之後,我就說嘛我們不太會賣東西,可是如果你喜歡我們的東西,你自己就來了, 我們大概會比較屬於這樣的一個行銷方式吧,所以這算商業模式吧,我們真的不太會行銷啦,但我覺得已經很棒了,

就是很會賣了,可以賣到日本去。

尤子彥:

臺灣很多品牌要到日本去被理解,被溝通,其實它的難度是高的, 產品好只是基本,你還要有包裝,還要有這些認證的規格,畢竟以日本來說它是一個不管在消費市場,不管在產品設計都是一個成熟的市場,他們的要求不會是隻有看產品好這件事情,

 我們對環境的這個保護的角度啊等等這些都會是在進到一個比較高端的市場的的要去堆疊跟努力的那在這部分我覺得花壇農會的這些點點滴滴其實很 很值得很多品牌來借鏡或思考或是所謂走向世界這個大家都都很容易變成一個口號但是我想這確實是有步驟的從設計獎這件事情的企圖然後從進到不同的通路的這些挑戰我覺得都看到花壇農會在顧總幹事的這個帶領下的一些這真的是實現要去向世界溝通的一個目標上前進 你剛講到就是其實比較大的轉變是你開始在推廣所謂的無毒茉莉花的事,

所以在過去這十年,整個無毒茉莉花栽種的面積在花壇也持續的成長。

顧碧琪:

剛開始的時候,第一年我記得就是要去推無毒茉莉的時候是沒有人願意來加入的,因爲從來也沒有人種過嘛。第一年還是我們去拜託人家,甚至我們自己家裏的田地出來試種的。就這樣的三四分到現在的四甲多,這個成長是很慢沒有錯,可是這當中的那種 也不能說心酸了,就是遇到的那種困難,就是挫折其實是這樣一步一步走來的,那當初其實也希望設定的目標是全鄉的茉莉都可以做無毒的,還在努力,希望這一步可以繼續的拓展下去,不過有一個比較值得欣慰的就是說,其實這個產業,茉莉花這個產業沒有達到百分百都無毒,

可是我們 像我們現在推的其他的精緻產業,像番茄、美龍瓜、芭樂等等,其實我們的這些青農在種植這些農業的時候,他其實是用這個理念在種植、在推廣的。其實這也是我們當初設定的一個方向,其實我們希望說這個產業做無毒了,可以影響到其他的產業。

尤子彥:

去示範。

顧碧琪:

對,其實就是剛剛說的一個領頭羊的功能。

尤子彥:

連茉莉花都可以種到無毒了。

顧碧琪:

我們希望這樣子,種出自己都敢吃的,那你纔有信心,才能去推廣給別人嘛,這其實也是一種良心事業。

尤子彥:

是,所以到現在我們看到的這些成績,不管是拿到 IF 設計獎,走到海外市場, 可以這樣說嗎?那個起點,就是去栽種無毒茉莉花,是一個很重要的起點。

顧碧琪:

其實是所有夢想的一個起點。就像我們現在說的,沒有茉莉花的時候,你就沒有產品。所以它是所有夢想的起點。

尤子彥:

為什麼會?

顧碧琪:

因為你沒有茉莉花,你就沒有辦法做茉莉花茶,沒有辦法做茉莉咖啡。

尤子彥:

但慣行的還是可以持續的?

顧碧琪:

那你自己都不敢吃,你敢推給別人嗎?就是爲什麼我們在自己還沒有做無毒茉莉之前,我們在地的孩子不喝茉莉花茶?我們都知道其實一般的農法,農藥噴得很重。這爲什麼?我爲什麼要做無毒?因爲我怕我做了十年、二十年之後,我這個品牌因爲爆出茉莉花有噴農藥,我前十年的一個努力都沒了。我自己都不敢喝,你怎麼會有信心去推廣?

尤子彥:

可是你從小就是在這個環境長大嘛。

顧碧琪:

對,我們也是茉莉花養大的,從小在這個環境長大,我沒有能力去改變什麼,當我有能力去改變的時候,還有我們發現這個產業其實已經縮減到剩下不到 30 公頃,180 多公頃的時候縮減到 不到三十公頃的時候,這個產業如果再沒有人傳承的時候,一定沒有人種了。

尤子彥:

就凋零了。

顧碧琪:

對,因為現在的經濟價值不像以前那麼高了嘛,以前一百八十多公頃的時候,一分地只要做兩年又可以買一分地,那當時候的經濟價值有多高?那現在的均價大概一百六、一百七的一個均價,一般農法的 妳要洗油啊,妳還要顧工,妳還要採花工,其實賺不了多少錢,那其實也是這個產業沒落的另外一個最大的原因。那妳如果再沒給茉莉花一個價值,妳如果再沒把這個產業的價值守住的話,還剩下什麼?

尤子彥:

沒有就沒有啦,反正我們農會還有很多東西可以,還有很多農產品啊。

顧碧琪:

這其實是我們在地很多的一個感情,你看我媽他們這個年代的很多都是能置產,可以買房子,小孩子繳學費,養家餬口,其實都是茉莉花,就是有收成。纔有收入嘛,所以怎麼可能,當你有這樣的一個環境的時候,你不去努力,我覺得我對不起我們自己本身在農會,在這個農業方面必須,這也是我們農會的任務之一嘛,怎麼可以不去做這件事呢?

尤子彥:

所以不能忘本。

顧碧琪:

情感面吧,情感面很重要。

尤子彥:

當然很困難,因為臺灣農業的條件、小農的環境等等。但是也是這樣,就是你不能放棄,但是你也不能走原來的路。

顧碧琪:

所以沒人做,農會帶頭做。其實農會做了很多的犧牲,包括去做試驗。無毒茉莉其實沒有那麼容易做啦。當時候我們也覺得很容易啊, 菜都種得起來,水果都種得起來了,為什麼?茉莉當然也是有可能,可是第一年收成的時候,不到十分之一耶。一般的農友他哪可能做這樣的一個犧牲,包括投入了一個往事,然後去產期調節,這些都不是單一農友努力的來的。當中的這些努力、這些挫折,雖然這些都沒有成功,但這每一步走來都代表我們試過了,我們對它的一個守護,我們希望藉由我們的改變,讓這個產業不一樣。

所以不能說有多成功,不過至少現在的產量是也守住了一半,包括我們給農友跟我們企作的農友給他就是一般均價的三倍,補助他一些那種防護資材等等,這些都其實做了示範之後我們把這些去教他,然後我們 去保價收購,其實都是我們希望這個產業可以繼續傳承下去的一些努力啊。

尤子彥:

嗯嗯嗯,我剛聽顧總這樣講,真的,談到茉莉花有很多的不捨,很多的情感,那確實就是從小在這樣的環境,然後也在農會,我非常佩服這些農會總幹事,就是可以談國際化,可以談品牌, 他們真的就是當年從農會櫃臺儲納這樣很基層的員工這樣一路一路到擔任總幹事的歷練,然後還可以帶著大家再往前進步,

我很佩服這些農總幹事他們的這種 想像跟努力但我在顧總身上聽到的是就是當這件事情當一件事情他再走下去沒有路但是你又不甘願放手的時候那隻好你要創新嘛你要有新的方式去所以可以這樣說嗎所以會去做 IF 設計獎會去投入這些別人從來都沒有試過的也是一個必然嘛因為你只得自己找到一條新的可能但也不知道能不能走但是我會去試試看 對對,但你很清楚原來的路走不通了,但是放棄也不是你要走的路。

顧碧琪:

我覺得都會有路走,不會沒有路。就是你一定會逼自己去找到另外一條路出來。所以在我的觀念裏,我覺得絕對不會放棄,就是去試試看,也許它會成功。我們沒有辦法像大企業一樣,一個團隊去研討說這個方案會不會成功怎樣,沒有。我們沒有這樣的金錢、時間跟人力。但我們只要有想法,就儘可能用我們現有的人力資源去試試看,我們都做得到。

尤子彥:

是,但你要同時面對生產者,那在銷售這面你也要用一些新的方式來進行。那現在這些農友或是當看到我們用這個方式去協助他們的產品或是去打造他們的產品,得到的回饋是什麼?

顧碧琪:

這些農友其實我們記得剛開始沒有人認同的時候不過都會有人偷偷去觀察去觀望我們到底在做些什麼到了後來雖然這些長輩他們可能也沒辦法工作了不是我們的追隨者可是他們會願意把他們的田地出租給我們來管理其實從他們最實際的交付交付他們田地的一個支持我們覺得是他們信任我們。

尤子彥:

這個很難喔,這個大家以為就是田地啊,沒有,這個在鄉下,這個一個田地要交給別人,這種要簽契約要蓋印章啊,其實那很難的喔。

顧碧琪:

包括你看他們有的水稻要給人家耕作,他們會怕說出租了以後會不會遇到以前什麼三七五啊什麼樣子的不一樣的狀況,有的是不願意的,所以他們願意把他們耕作數十年的一個田地託付給我們,所以其實我們也覺得很安慰了,表示說我們在這一塊的努力,這些長輩是有認同了。

尤子彥:

好,這個其實也很開心在這個像幾年前我們的建學活動,然後也有很多大店長的夥伴,特別是在開餐廳的這些 經營者他們也看到了花壇農會這邊可以提供的不管是精釀啤酒或者是咖啡等等這些,也開始了嘗試跟這個餐廳有一些合作。這個也是我很樂見也很期待看到來支持的方式,來支持在地的農產品的方式可以有更好這種溝通。我們也看到這邊的很精彩的部分,支持在地這個大家都不反對,但是如果在地的這些東西它的價值感,它的不管從設計到它的創意,它在品牌上的創意,像我還是要舉你們那個茉莉咖啡的這個 還是很棒,

今天來又喝了一次,好久沒有喝到,有一陣子那時候很喜歡喝這個味道,就是它沒有搶到咖啡的味道,有茉莉的香氣,也沒有失去咖啡原有的溫潤的味道,我覺得這個都是在這樣的創新裏面提供給大家的一種 就像總幹事講的,面向世界的一個做法。所以接下來還有什麼可以讓大家期待的方向?

顧碧琪:

就是邀請你們 4 月底茉莉花季的時候, 花壇來一趟小旅行。那我們預計在今年的茉莉花季會辦在 6 月 29 號,這是我們對外比較盛大的一個茉莉花的活動,歡迎有一些體驗活動,歡迎來做一下體驗。

尤子彥:

好,太好了,6 月 29 號,禮拜六,在花壇農會,我們的夢想館。是,好,這個也是一個很好的做法,這個叫做體驗改變認知,就是從體驗的過程,聽了再多,但是你體驗過,你來看到了這個在你手上去做出來的這種香氣,做出來的一個成果,你就更認知到這件事情它的獨特的價值。

顧碧琪:

是,如果沒辦法來,也可以來杯花茶、咖啡,體驗我們在地農友的一個用心。

尤子彥:

謝謝,謝謝花壇鄉農會顧碧琪顧總幹事跟大家分享。

顧碧琪:

謝謝大家。

尤子彥:

好,那就別忘了在四月五月六月都是一個很好在來花壇的一個農會走走來花園館來這邊或是在網路上看看這邊的活動非常 其實這邊離縱貫縣離彰化市區都很近,都很近,高速公路下來也很快,大概十幾分鍾而已,是是,那在中部是一個很好的地方,那包括這邊的這些茉莉花的這些元素,我覺得也很適合,也很推薦大店長的很多社羣的夥伴,特別是做餐飲或零售,可以跟這邊來做一些接洽或合作,謝謝大家,歡迎大家。聽完也邀請大家到 Apple Podcast 訂閱、評分、留言。大店長鄉公所,我們下週見。

AI 小編 餐廳愛

大家好,我是 AI 小編「餐廳愛」!
在這裡,我會用 AI 的幫助來分享有趣的餐廳經營技巧和吸引人的視覺內容。無論你是餐飲業的新手或是經驗老道的業者,我都會用清晰明瞭的方式,帶你一探餐廳經營的大小事。希望我的文章能讓你對餐飲業有更深的認識,也讓你的餐廳之路更加順利!

最新文章

文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