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店長鄉公所系列】屏東佳冬鄉農會—林淑玲總幹事

在現今的農業市場中,品牌化已成為提升農產品價值的關鍵策略。而佳冬鄉農會的成功案例,正是這一理念的最佳註解。在屏東佳冬鄉,林淑玲總幹事帶領著農會團隊,將傳統的蓮霧種植轉變為具有高附加值的品牌「透紅佳人」。通過全方位的生產支持、創新的行銷策略,以及與本土文化的深度結合,佳冬鄉農會不僅提高了蓮霧的市場競爭力,還推動了當地農業的永續發展。

屏東佳冬鄉農會 林淑玲總幹事 圖片來源:佳冬鄉農會 透紅佳人 Facebook 粉絲專頁

本篇文章取自大店長晨會 Podcast 的「大店鄉公所」系列第二集,深入探討佳冬鄉農會的品牌建設歷程,解析其成功背後的策略與理念,並展示農業品牌化的多重價值。


農會的美學創造

佳冬鄉農會是如何通過美學創造將農業轉變為農創的呢?根據林淑玲年來在農會工作的經驗,她強調,農業不僅僅是種植和收穫,還包括如何賦予產品文化內涵和品牌價值。佳冬鄉農會通過一系列創新的措施,將蓮霧打造成為「透紅佳人」,這不僅僅是一個產品名稱,更是一種代表美學和品質的品牌象徵。

在品牌創建過程中,佳冬鄉農會結合了當地的文化元素,通過音樂、藝術等多種形式,讓消費者感受到蓮霧背後的故事和情感。例如,農會推出了音樂影片,利用歌曲和影像向消費者傳達蓮霧的美學價值。這些文化活動不僅提高了蓮霧的知名度,也讓消費者對產品產生了深厚的情感聯繫。

佳冬鄉農會在品牌化過程中,注重每一個細節,從產品的選擇、包裝設計到市場行銷,都融入了美學的概念。「透紅佳人」的每一個包裝盒都經過精心設計,突出產品的高品質和獨特性,讓消費者在購買時不僅僅是買到一個產品,更是享受一種美的體驗。這種從農業到農創的轉變,不僅提升了產品的附加值,也為農會帶來了更多的市場機會。

圖片來源:佳冬鄉農會 透紅佳人 Facebook 粉絲專頁

敢勇你就紅:透紅佳人的品牌故事

透紅佳人」這個品牌,背後蘊藏著佳冬鄉農會在品牌建立和推廣過程中的努力和心血。林淑玲回憶起,佳冬鄉的蓮霧品質優良,但過去卻未能在市場上得到應有的認可。在進入農會工作後,她感受到當地農民朋友對蓮霧的深厚感情和優良品質,但同時也意識到市場推廣的不足。透紅佳人這個品牌,正是為了解決這一問題而誕生的。

佳冬鄉農會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是如何將優質的蓮霧打造成高端品牌。林淑玲決定採取與傳統不同的行銷策略,她認為單靠種植技術的提升,還不足以讓蓮霧在市場上脫穎而出,必須通過品牌化和文化包裝來提升產品價值。透紅佳人的品牌理念「敢勇你就紅」正是源於這種思維,強調勇於表達和追求卓越的精神。

在品牌建立初期,佳冬鄉農會利用農委會的品牌化輔導機會,推出了透紅佳人這個品牌。他們不僅在產品包裝上下功夫,還通過各種文化活動和宣傳手段提升品牌知名度。林淑玲特別提到,透紅佳人不僅僅是一個產品名稱,更是一種象徵,代表著品質和美學的結合。農會推出了一系列的文化活動,包括音樂影片和品牌主題曲《幸福透紅時》,讓消費者在購買蓮霧的同時,也感受到產品背後的文化故事和情感連結。

圖片來源:佳冬鄉農會 透紅佳人 Facebook 粉絲專頁

從產品到品牌的轉變

過去,農民朋友大多只關心如何種好蓮霧,而對於如何銷售和推廣缺乏認識。林淑玲意識到,僅僅依靠優質的種植技術並不足以讓蓮霧在市場上脫穎而出。她強調,必須要從消費者的角度出發,了解市場需求,進行產品的精細化管理和包裝設計,才能真正提升產品的市場競爭力。佳冬鄉農會因此開始了一系列的市場導向策略,將蓮霧從產品轉變為品牌。

首先,農會進行了深入的市場調研,了解消費者對蓮霧的需求和期望。他們發現,消費者不僅重視蓮霧的品質,還對產品的包裝和品牌故事有很高的期望。基於這些發現,農會開始注重蓮霧的精選和分級,確保每一顆蓮霧都能達到高品質標準。同時,他們在包裝設計上下足了功夫,推出了精美的禮盒裝和創意包裝,讓蓮霧不僅僅是一種水果,更成為送禮的高端選擇。

其次,佳冬鄉農會通過多元化的銷售通路,將蓮霧推廣到更多消費者手中。他們不僅在傳統市場銷售蓮霧,還積極開拓線上銷售渠道。通過電商平台,消費者可以方便地購買到高品質的透紅佳人蓮霧。此外,農會還與各大超市和高端商場合作,讓更多人認識和購買透紅佳人。這種多元化的銷售策略,不僅擴大了市場覆蓋面,也提升了品牌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在推動蓮霧品牌化的過程中,他們充分考慮了市場需求和消費者心理,成功地將蓮霧從一個普通的農產品,轉變為具有高附加值的品牌。

蓮霧產業的創新與傳承

在農業領域,創新與傳承同樣重要。林淑玲在佳冬鄉農會的工作中,深刻體會到這一點。佳冬蓮霧產業在保持傳統種植技術的同時,不斷引進現代化管理和行銷手段,為蓮霧產業的未來鋪設了堅實的基礎。

傳承是蓮霧產業的根本。佳冬鄉蓮霧的種植歷史悠久,當地農民擁有豐富的種植經驗和技術。這些傳統技術確保了蓮霧的高品質,使其在市場上具有競爭力。然而,僅靠傳統技術還不夠,農業需要不斷創新,才能應對現代市場的挑戰。佳冬鄉農會在保持傳統種植技術的同時,引進了現代化的農業科技,提升了蓮霧的種植效率和品質。

在創新方面,佳冬鄉農會不僅在技術上進行創新,還在行銷和品牌建設上不斷探索新方法。例如,農會引入了智能農業技術,如精準灌溉和智慧農業管理系統,這些技術幫助農民更好地管理農田,提升了蓮霧的生產效率和品質。同時,農會還積極推動有機種植,減少農藥使用,提升蓮霧的安全性和市場競爭力。

在行銷和品牌建設方面,佳冬鄉農會的創新體現在多樣化的行銷策略和品牌推廣上。林淑玲提到,他們不僅依賴傳統的市場銷售,還積極開拓線上銷售通路,通過電商平台將蓮霧銷售到全國各地。此外,農會還與各大商超合作,推出定制化的產品和服務,如高端禮盒裝蓮霧,滿足不同消費者的需求。這些創新舉措,不僅擴大了蓮霧的市場覆蓋面,也提升了品牌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林淑玲:「創新不僅僅是技術和行銷手段的創新,還包括文化和理念的創新。」

在未來,佳冬鄉農會將繼續堅持創新與傳承相結合的發展理念。林淑玲表示,農業的未來需要不斷創新,但也不能忘記傳統技術和文化的傳承。她希望通過不斷的創新和努力,讓佳冬蓮霧在國內外市場上都能佔有一席之地,並為更多的消費者帶來健康、美味的水果。同時,農會也將繼續推動有機種植和環保措施,確保蓮霧的生產對環境友好,實現可持續發展。

圖片來源:佳冬鄉農會 透紅佳人 Facebook 粉絲專頁

農業的永續發展

林淑玲:「農業不僅要生產高品質的農產品,還必須確保生產過程對環境的影響最小化。」

在佳冬鄉農會的工作中,林淑玲深刻理解到農業的永續發展,需要平衡環保與經濟效益。佳冬鄉農會在推動蓮霧產業的過程中,採取了一系列環保措施,同時注重提升經濟效益,實現兩者的平衡。

首先,佳冬鄉農會積極推廣有機種植和減少農藥使用,確保蓮霧的生產對生態環境友好。傳統的農業生產方式往往依賴大量的化肥和農藥,對土壤和水源造成污染。為了保護環境,農會倡導農民使用有機肥料和生物防治技術,減少對化學品的依賴。這不僅有助於保護土壤和水源,還提升了蓮霧的安全性和品質,增加了市場競爭力。

同時,農會還採用了先進的農業技術來提升生產效率,降低資源浪費。農會引入了精準農業技術,如滴灌系統和智能灌溉技術,根據植物的實際需求進行灌溉,避免了水資源的浪費。這些技術的應用,不僅提高了水資源的利用效率,還減少了農業生產對環境的負面影響。

圖片來源:佳冬鄉農會 透紅佳人 Facebook 粉絲專頁

「農業的永續發展不僅僅是環保和經濟的平衡,還包括對社會責任的承擔。」佳冬鄉農會積極參與社區建設和公益活動,推動農業知識的普及和農村經濟的發展。例如,農會與當地學校合作,開展農業教育項目,讓年輕一代了解和學習現代農業技術,培養他們對農業的興趣和認識。同時,農會還通過一系列社區服務活動,提升當地居民的生活質量,促進社區的和諧發展。

在未來,佳冬鄉農會將繼續堅持環保與經濟平衡的發展理念,不斷提升農業生產的可持續性。林淑玲表示,農業的永續發展需要所有參與者的共同努力,從農民到消費者,都應該為保護環境和提升經濟效益做出貢獻。她希望通過農會的努力,能夠帶動更多農民加入到有機種植和環保農業的行列中,共同實現農業的可持續發展。

圖片來源:佳冬鄉農會 透紅佳人 Facebook 粉絲專頁

佳冬鄉農會的成功,充分展現了品牌化對農業的重要性與潛力。透過「透紅佳人」的品牌建立,林淑玲總幹事及團隊不僅提升了蓮霧的市場價值,也為當地農民帶來了實質的經濟收益。從生產技術的提升,到行銷策略的創新,再到文化與社會責任的融合,佳冬鄉農會的每一步都走得踏實而堅定。

他們的經驗告訴我們,農業品牌化不僅僅是包裝和宣傳,更是品質、信任和文化的綜合體現。這樣的成功模式,為全台灣的農業發展提供了寶貴的借鑒,也讓我們看到了農業未來的無限可能。

想要聽 Podcast 完成內容嗎?點擊連結來去聽:大店長鄉公所 @農會 02 #幸福透紅時 是 MV 主題曲、# 透紅佳人 是品牌名、# 敢勇你就紅 是品牌精神,她是 #吹著海風長大的蓮霧!來聽 #佳冬鄉農會 總幹事林淑玲,將蓮霧從一公斤 30 元賣到一公斤拍賣價飆到 3000 元背後,打造精品水果品牌的策略思維。

Podcast 逐字稿(逐字稿為 AI 轉譯)

尤子彥:

哇,這個觀念很棒。歡迎收聽大店長鄉公所,大店長鄉公所是在大洋城會每週五的出外景,那這一集我們談的是農會的創造農會的美學,也有人說他叫農創,那從南到北從東到西的農會的特色農會的這個系列,那在第二集的這個系列我們 來到最最南方,在屏東,來聽聽吹著海風長大的蓮霧,佳冬鄉農會的故事。那我想先請佳冬鄉農會總幹事,我們最美的總幹事林淑玲,淑玲總幹事跟大家打個招呼。

林淑玲:

大店長晨會的所有好朋友大家好,我是佳冬鄉農會總幹事林淑玲,很高興認識大家。

尤子彥:

謝謝淑玲總幹事,其實這些年我也跟著總幹事一起學習,總幹事也來加入我們在大店長 podcast 的配套,也做了一個農來加工。對,攏來佳貢。

林淑玲:

敢勇你就紅。

尤子彥:

敢勇你就紅,已經帶出了我們等一下要討論的這個敢勇你就紅的這個主題。那這一集我會特別想請淑玲總幹事,就是台灣有很棒的水果大家都知道,那確實很幸福,大家如果出國幾天就會很懷念台灣這麼各種各樣的水果,那我覺得台灣水果很多,但是我覺得很難得佳冬鄉農會把 蓮霧打造成一個品牌,最近我也要去送一些長輩,送一些師長一些重要的禮物,那我就去農會的線上商城找,我覺得很棒。對,我才發現原來這個我們的蓮霧有這麼多的品種,那待會也要先請總幹事談一下這個部分,

那我想還是先請總幹事跟大家談一下就是你跟農業的這個關係,這個淵源。

林淑玲:

其實我唯一的一個職業就是進入農會,那到現在其實很多年了,其實我也不想說到底有幾年了,農會就是把我的年齡剝割,所以我要保留神祕好了。一直以來就是在農會,剛好進到農會職場裡面,我所接觸的就是佳冬的一個產業。佳冬唯一的一個產業就是我們很熟悉的蓮霧這個產業。雖然我家沒有務農,但是可能長期跟農民朋友一起,所以我對佳冬蓮霧有非常深厚的一個感情,一直都是在第一線輔導農民朋友,那我也知道說佳冬的蓮霧品質非常的好,因為早期大概農民朋友只會關心就是說如何把它栽種好,

那對於銷售這一方面大概就比較沒有琢磨,就是如何生產它好,然後,那時候就覺得說,沒有好好地去把它包裝,去把它行銷,所以佳冬蓮霧得好,其實在外面的很多的消費者,他並不認識它,所以到後來有好多朋友就說,佳冬有蓮霧喔,我說奇怪,佳冬蓮霧非常的好,很多人還不認識佳冬有蓮霧,這是我在那個時候就覺得說,感覺為佳冬蓮霧這麼的好,然後好到竟然沒有人認識她,我覺得這個有一點好悲哀這樣子,所以就覺得說,有一天如果能把佳冬蓮霧那麼的好,然後讓很多的消費者去認識他,知道佳冬蓮霧的好,

這個應該算是我在這職場裡面我應該要去做的一個事情。所以那時候就一直想說,什麼時間點或者什麼時機點,我有這樣子的一個能力,或這樣的一個方法,去讓佳冬蓮霧的好,讓更多的消費者來認識他。

尤子彥:

待會我請總幹事細細聊一下,怎麼樣把這個好變成一種品牌的價值。剛剛講,敢勇你就紅,其實也是透紅佳人這個蓮霧品牌的一個 slogan,強調的是敢去表達自己,敢去爭取,會紅的一種品牌精神,我覺得很難得在台灣的水果裏面,佳冬農會的思考。待會我請總幹事來跟大家分享。其實我這幾年從總幹事身上看到他就是一個很時尚,然後思維一直在前進,一直在 update,包括我們做的這個 podcast,一起協助佳冬鄉農會做這也是全台灣三百多個農會的第一個 podcast,

那其實在這 podcast 之前也做了一個 MV,有一首歌,有一個 MV 的播放,在跟年輕人用歌曲,用音樂的方式,從產品進到品牌的層次,文化的層次跟大家溝通這個東西,那剛總幹事講到一個我們自己覺得很好的這件事情,然後我其實十幾年前我去採訪也是在南部在里港那邊的毛豆,我其實就很深刻的感觸,剛總幹事提到這個我們都覺得自己的東西很棒,但是那個棒要怎麼去表達然後變成一個市場更好的價值?有時候我們沒有辦法說清楚的時候會很可惜。

我分享一下我那時候十幾年前在商業週刊工作的時候,我去採訪了這個毛豆的故事。其實台灣的毛豆在全世界在亞洲其實是非常有競爭力的。其實台灣你到日本的 7-11 或是日本的很多居酒屋,他用的是台灣的毛豆。那台灣的毛豆的出口也是在農產品裡面,冷凍的農產品已經是一個名列前三名的一個作物。但是台灣自己吃的毛豆,我們去很多泡沫紅茶店吃的毛豆都是黑胡椒。然後都是小小的,因為它不是最新鮮,最新鮮的毛豆,因為它採收完就煮熟就急凍,那個甜分其實解凍就可以吃了。

所以變成說我們都把最好的東西賣到國外,以至於我們自己吃這種比較普通的東西,那有一天我們希望說把好的東西留在台灣賣的時候,大家都覺得說這個東西那麼貴,這個東西有這個價值嗎?就是說這個很矛盾,比如說像我剛剛講我們現在去線上商城,佳冬鄉農會看線上商城,那時候我就看到像這樣我們現在 12 顆 15 顆的這個包裝可以賣到 2000 塊 2000 多塊的一個禮盒 大家會覺得,怎麼會這麼貴?一顆蓮霧要一百多塊?可是你回頭想想,這個過程,然後這個挑選,然後這樣的一個品種育成,

包括這個品牌的價值,或像我們日本,買日本的這種哈密瓜兩三千塊,因為我們喜歡認同它的一些品牌或是產地等等,其實這個價值感都是要被創造出來,我那時候就有一種很深刻的體會,就是我們都把很好的東西賣到國外去,然後變成說,我們長期接受了比較刺激的產品之後,有一天我們希望把好的東西留在台灣,那個價格反而大家都不太能接受。那其實好的東西賣到國外去,其實我那時候在聽到毛豆的這些夥伴跟我講,他講了一句話也很心碎,我就說那就賣到國外,好的既然價格好可以賣出去,不一定要留在台灣。

他就說,其實我們東西出去到日本,其實也要跟越南啊跟中國啊這些農產品競爭,那其實出去的時候這個進口的這種進出口海外的水果市場是非常競爭的,那他們就講了一句話就是說,我們生得漂亮的女兒,生得很漂亮的女兒,出去被人家當女工,就是說你出去就被比較了,然後可能在那個比較裡面你又要犧牲價格,犧牲利潤,但我們一級的產品在那邊,但是為什麼他們一直在,其實後來這十年其實也很多努力,包括我們現在在全聯在大賣場可以買到很多台灣本地的毛豆,

品質都非常好,也是一步一步把品牌或是希望大家可以認識這樣的好的農產品,所以從我從那時候我就開始去注意這些在農業上怎麼樣去創作創造這個產品的品牌價值等等,那當然大家最熟悉的就是奇異果紐西蘭的,台灣的水果一直在這裏面,我們量不是那麼多,但是我們一直想辦法出口也好,或是找到一個更好的價值。所以這個是我一直關注總幹事這幾年在做的事情,或是說佳冬鄉農會把一個蓮霧的品牌打造成一個這樣的價值的過程。我很好奇,你常年都在農會農業的系統,所以起心動念要堅持做這件事下去的原因是什麼?

本集節目是由合作伙伴 iCHEF 支持完成。iCHEF 是台港新超過 1 萬家餐廳使用的科技。不論是線上定位、點餐、還是現場 pose,都透過一個 APP 搞定。而且 APP 週週都更新,確保你的功能都最新。歡迎大家 Google iCHEF 申請免費到店體驗哦。所以起心動念要堅持做這件事下去的那個原因是什麼?

林淑玲:

哇,說到這個就是說,你碰到一個瓶頸,碰到一個你必須要活下去的那種抉擇的時候,你想要做的事情就會讓你想到很多。那會去做,其實佳冬農會是在民國 90 年的信用部會被接收嘛,那時候有一波被接收,那佳冬鄉農會就是剛好是其中的一家,36 家。那其實很多人都知道說一家農會早期來說一家農會的主要的經濟動脈都是在信用業務,那當你信用業務不是成為主流的時候,你必須要看經濟事業去維持整個農會的營運的時候,那其實是非常的辛苦。那時候被建收以後,佳冬農會最主要的就是以蓮霧產業為主要的一個經濟事業,

所以那時候就覺得說我不得不在這一塊領域裡面我要找出佳冬農會的一片天出來,但是在那個當下,在那當下是,我就剛剛有說,就是說,佳冬蓮霧的好,因為可能是之前農會沒有去重視這一塊業務,所以讓很多的農民朋友可能是出走了,可能就是就比較不支持自己本鄉的,用佳冬鄉這樣出去的一個蓮霧。那當你所有的,你必須要靠這個產業,但是你的產業的農民朋友是不辭辭你已經出走了,我要如何去將這樣子成為佳冬農會未來的一個經濟命脈,所以這樣的當下就是變成我們要去下重藥。

因為那時候剛好,就我前的總幹事,那時候就,因為被接收以後嘛,有一些同仁就離開,前總幹事跟我們是好朋友,他就說,哎,淑玲你看看我們,你來幫忙我,因為他當總幹事了,你來幫忙我,我們如何將這樣的產業給再找回來,因為我們必須未來要靠這一塊去支付整個農會的營運。所以那時候就是當你碰到一個困境,所以那時候我就在思考說,就跟前總幹事講說,來,你如果說我們要把這樣子做起來,那你一定要支持我。那我那時候跟他講說,我們往後我們不去賣一公斤三十塊的蓮霧,我們直接一公斤三百塊的蓮霧。

那前總幹事就覺得說怎麼有可能,果農都這麼不支持你,他怎麼會把他最漂亮的蓮霧送到你的手裡,讓你去支配,讓你去做?所以在那個當下,我說因為我們現在如果在做一公斤三十塊的蓮霧,你其實是跟旁邊的鄉鎮是一樣的,人家還是不會支持你,你沒有一個主流的印象,讓消費者來支持你這一個家鄉出來的蓮霧,這個品牌,這個蓮霧這樣子。所以我們一定要走這樣子的反方向,但如何去做,那個就要我們自己的策略,所以我們開始也,剛開始就一個契機也搭上農委會正在成立把台灣水果做品牌化,

他認為台灣水果很好,但是就是沒有做好分級,沒有做好包裝,就比較屬於廉價這樣子,送禮就不會想要送本土水果,他喜歡送進口水果。剛好搭上農委會正在輔導像這樣子的一個台灣的水果去做品牌化,那佳冬鄉農會剛好就在那個時間我趕快搭到那個機會。所以我有時候說做品牌,第一個有時候你可能要自己創造機會,那有時候你就是要把握住機會,就這兩個方向,我就以這兩個方向在走,那剛這樣當下我就把握住那個機會,就是剛好農委會在輔導品牌,那就開始建立這樣品牌叫透紅佳人,就開始從三百塊的蓮霧這樣子去賣,

我不再賣三十塊四十塊五十塊的蓮霧,那我那時候也絕口不提蓮霧,改變消費者的刻板印象很難,我只要說蓮霧你一定不會想到我,你一定會想到其他比較有知名度的鄉鎮,所以我永遠要去扭轉你也太困難了,所以我剛開始只要說我就說透紅佳人。然後我們慢慢慢慢讓消費者去接受到透紅佳人等同蓮霧,等同好蓮霧,這樣子反向的去做不一樣的行銷策略。那當開始當然是有一點辛苦啦,透紅佳人很多人叫不出來,粉紅佳人,紅透佳人很多人也叫不出來,而且不曉得透紅佳人是什麼東西。所以他慢慢慢慢,但是我覺得說,

一直以來把握那次的機會,然後接下來就是我要創造很多的機會,讓透紅佳人這個品牌,讓更多人去認識它,然後就知道說,欸,透紅佳人原來是蓮霧,原來是一個好蓮霧,就這樣子,剛開始就是怎麼去把這樣子的品牌融入到自己家鄉的產業,然後到差不多現在快就二十多年了吧⋯

尤子彥:

前後也整個品牌 20 年左右,特別到後面這將近 10 年,你擔任總幹事之後,又在不一樣的一個層次,更具體的去把品牌的不管是美學,設計,或是這個夢想樂園,大家如果騎腳踏車,或是要去墾丁玩,經過佳冬鄉農會,可以去停在他們的這個夢想樂園的這個農會去參觀他們,去有一個故事館,然後有雪糕等等的這些,很多的這些產品,所以其實經過蠻漫長的過程,品牌本來就是一個很長的過程的堆疊,所以聽起來其實一開始是沒有路了。

林淑玲:

對,絕境,真的是在絕境。

尤子彥:

是是是。

林淑玲:

我還記得剛開始在做這樣子的一個品牌的時候,想要去賣三百塊禮物的時候,其實各位都知道嗎,每一個果農,每一顆蓮霧都是每一個果農他心目中的心肝寶貝,他比他的生命,比他的還要重要,然後今天你要叫果農把他最好的金字塔端,那有 5% 的那個最漂亮的蓮霧交到你都不曉得能把我這個這麼漂亮的蓮霧怎麼賣的命運上,你知道他對你是會多不信任感。所以你如何讓他們來接受,如何讓他們信任我們可以為他去賣好蓮霧。其實在那個時間點我們是花了很多的誠意跟很多的做法去說服我們的果農相信我們可以幫他去賣出好蓮霧。

尤子彥:

所以現在最貴一斤可以賣到?

林淑玲:

如果要創造紀錄,如果說以兩年前的拍賣市場的拍賣,我們曾經拍賣一公斤三千塊。但是我是覺得那個不是常態,應該也沒有到要那麼貴,可能就那個當下大家在拼氣癖吧。可能剛好有人就說我非要這一盒不可,然後大家就進價進價進價。30 塊到 3000 塊。所以到現在那個紀錄竟然還沒有人破,一公斤到三千塊。幾顆而已知道沒有,那一盒是兩公斤。我知道那一盒的九顆而已。九顆拍賣價格六千,其實到消費者手上已經可能要再加價上去。其實你看台灣水果並不是沒有那種水準,是真的有那種水準。

尤子彥:

我最佩服,最鼓勵人家把東西賣很貴。因為很貴你就可以把這個產業、這個品項的天花板,如果它可以賣到 6000、賣到 3000,那我們賣個 800、1000 也不會太貴啊。我意思是說這個價值有人在前面去把這個天花板撐高,或像這個黑鮪魚啊,或是這些好的農產品。那剛剛講到就是說,我其實常常看到很多這個怎麼去把價值做出來,有時候看到比如說我們常常在路邊看到很多什麼台灣製造的襪子啊,然後就一堆在那邊,然後一堆這個秤斤賣,然後這個比便宜,雖然你寫台灣製造,我覺得那個也不是,

也不是說因為你台灣製造我們就,我覺得這看起來就很辛苦,又很悲傷,那確實啊,為什麼我們不能用水果也可以用一顆麥啊?就像人家說,我們那天去去彰化,那他們做做牡蠣,做這個,他說人家生蠔是算蚵賣的,那我們牡蠣為什麼不能算?我們為什麼一定要算金賣?那確實在日本,我想淑玲總幹事一定很清楚,那這些日本的很多地方創生,他們在做農業,他們確實可以把荔枝,把這種真的賣到算蚵,用一顆多少錢來賣,然後或者是他們跟這種營做的甜點店去合作,把這種水果的價值推到一個高度,

那這個都是透過這個市場的品牌化的過程去把這個,但我相信這非常難,尤其是在屏東或是說在南部的地方要推動這件事情的主力,那我不是說南部的人就怎麼樣,我們也是從南部上來的小孩,我是說在那個市場的氛圍,大家都覺得說你是年輕的,這怎麼可能這是為什麼賣那麼貴之類的,但是我覺得那個阻力就是說旁邊的人都覺得不看好,或是說覺得 30 塊變 50 塊大家還有可以想像,變 300 塊變 3000 塊天方夜譚,這些旁邊的聲音你都怎麼去面對去溝通。

林淑玲:

其實我剛纔非常贊同子彥老師的一個說法,就是說很多人都把最好的往國外送,那國人可能就吃比較次等的,覺得說送國外也要送到最好的。那其實以蓮霧來說,其實我們都把最好的留給國人吃。你如何去創造這個產業的價值,你就應該要去做出把次等的往國外變成是頭等的這個你才能去讓這個產業擴大外銷才對產業有幫忙我們在零物領域我們是做到了我們是在零物領域做到了把最好的留在本地第二好的賣到國外變成是他的第一好的因為他們沒有這樣的東西對,

變成他的第一好的你才能讓這個產業的經濟價值擴大這個觀念很棒這個是目前我們在做零物產業的外銷已經在走這樣一個風頭你這樣整個才能幫我們的產業,幫我們的農民朋友賺到錢。那我們把最好吃,我們國人也才能吃到最好吃的,不是隻有吃。

尤子彥:

但現在回頭問國人願不願意付這個價錢,就是我們要找到一羣人慢慢地認同這個價錢,那就是品牌的問題。

林淑玲:

對,那就是品牌的問題,我永遠都知道品牌做出來,你背後的支撐就是價格。然後我們剛開始在輔導果農去做品牌的時候,果農真的會有我把最好的一般的早期的分級包裝,它就是上面一層就是所謂的面,所謂的上層是最好看的,那可能第二層第三層它可能就是越來越弱一點,是以這樣子的行銷方式在做銷售,那當你要做品牌的時候就是前面就是上面那一層,顆顆都要精選過,當你要去輔導果農說,他如何把他的面,所謂他的面,就是他上面最漂亮的那一層全部交給你,他就會覺得說,那我的第二層,

第三層我就沒有上面那一層可以覆蓋它,那我怎麼賣出價錢?對,我怎麼去賣出價錢?但是我們那時候就要跟他溝通,你這樣子種種的賣,你可能就是,你上面那一層那麼漂亮,你包覆你下面二三層的,就是給你一箇中中的一個價格。但是你有沒有想到說,當你把上面這一層你交給我賣,我替你是好幾倍差的價格上去。你的第二跟你的第三。可能價格跟你現在賣的價格差不了很多,要不要試試看看?比如說,他這樣上面一層面,下面二三層包不一樣,他可能給他個一百塊好了,我們用一箇中間,我們就隨便做一個價格,

就用一百塊好了,但是如果你把上面那一層最漂亮的給我,我有可能賣三百、五百,可以價格好幾倍上去,但是你的上面少了那一層,你的二三層你可能賣八十,雖然沒有賣一百,但是你賣八十,差不了很多,但是我替你這個賺的遠遠比你整個這樣子一堆,你可能賣賣三千,我可能這樣子替你賣,你總值可能賣到五千,那你何不這樣子做?我們就用這種觀念去說服他。那我說,你今天會害怕,你的上面那一層你不用全部給我,你今天給我二分之一就好了,你剩下的你還去放你的面好了,

然後你再比較看看,我的這樣子的做法,比你的做法,如果你覺得我的做法比較好,那你就慢慢慢慢把你的二分之一變成全部都給我,然後你的總體價值你還是可以賣得比你現在這樣子的方式賣會更好。就慢慢這樣子游說,慢慢慢慢讓果農去接受,他願意把最好的就送到農會,因為我們有幫他賣出來,但是這一方面只是說我們在要求果農這一方,我們自己這一方,我們自己要要求自己。我們不是我們要求自己就是說我們如何果農這麼信任你,將他這樣子的一個所謂他認為他的心肝寶貝交給你,金字塔百分之幾的那一個部分交給你,

那我的做法就是說我如何要賣得出比他自己還會賣,這個就是我們這一方自己要去做努力的。

尤子彥:

是是是,這觀念很棒,真的是一級的最好的上好的當然是留在本地,特別是農產品這樣的東西,因為這個也是我覺得長期我們這個水果的出口的政策或是思維真的是需要有一些變化,因為一級的產品真的是他加上運送加上檢疫加上等等這些問題其實賣到海外去真的是很不容易,效率的事情,那當然他水果的這個大量產出的時候他必須找到地方去,那二級能不能透過不管是加工或是說把比較不是最等級的去做海外市場的擴張,我覺得那個纔是王道,纔是辦法我們看看日本也是他一定會把最好的水果留在本地,

然後這個我聽過一個朋友說這個再好的水果就是再貴的水果都會有人買,因為嗯,這個有些有錢人,最後,嗯,這個我是聽朋友講,這個朋友認識了一個好朋友,是賣做水果的進出口。那他說最好的水果永遠都有人買,因為很多這個大老闆很有錢很有錢之後,他就重視健康,他就不吃一開始就不吃紅肉,後來就不吃白肉,後來就不吃肉,後來就只吃地瓜跟優格跟水果,最有錢的我們金字塔頂級的頂級的那羣人,他不是像我們想的每天吃鮑魚儀式,最頂級最頂級的人他們就是每天就吃什麼地瓜,

還有帶皮,還有優格,宋氏腸道益生菌,還有一個就是很貴很貴就是很好的水果,但是也不要太甜,那我覺得像蓮霧就是一個非常非常棒的東西,那只是說我們敢不敢去挑戰那個高的價格,不過我剛從總幹事這邊聽到就是其實你你還是站在農民的、站在養殖的、種植的這個對象去思考他們的利益,就是他們的心肝寶貝,讓他們看到說,其實這樣的一種市場的思維,這樣的一種改變,其實可以幫大家的價值跟收益都提升,還是站在他的立場去思考這個問題。

林淑玲:

一定要的啊,其實最根本因為以農會的輔導立場,我們真的是要幫忙我們的農民朋友,在做從早期的生產、栽培管理的輔導,到後來的通路的輔導,一直以來都要去站在果農的立場。但是到最後你如果說從生產到行銷策略這樣子的話,其實也不能完全一味只是站在果農的立場。像剛才我所說的,讓我們的二等的到國外,讓他們去接受他成為一等,也不是說我們隨便亂弄,人家就願意買單。人家願意買單,雖然它是屬於在國內市場,因為我們所謂的二等就是說它還是一個好的水果,它只是說國人對蓮霧的要求比較高,

它可能就是一定要非常的大顆,或者非常的甜,或者品質要走很高檔的,他才覺得說這個是最好的,但是國外它並不見得像國人對蓮霧的要求這麼高,不一定要吃極甜,不一定要吃極大,或者不一定要怎麼樣。

尤子彥:

分級分,就找到適合的消費者。

林淑玲:

我們還是一樣,但是唯一就是覺得那個是一個品質可以,就是你跟人家不是說有瑕疵的,或者說有受傷的,你再去送給人家,當然這樣就不好。

尤子彥:

甜度啦,或是大小,或是說他們對這個農產品價格的認知,他願意花多少錢去幫他去做適合的產品,就是讓適合的產品進到適合的消費羣這樣子。

林淑玲:

我認為這個會保持到市場機制流動的一個非常好的一個策略,就我秉持這個原則在做,我不曉得是不是最好,但是我就秉持這個原則在做。你當然你要像子言老師說的,這個整個的一個你的貨源要有貨源多或者貨源要好,那你第一個就是第一個要先讓農民能賺錢,這個農民能賺錢,農民都不賺錢的話他根本他也不用去栽種了,他也不用去把這樣子的蓮霧送到農會這個平台來包裝,所以第一個農會一定要賺錢。農民要賺錢,那你產地農民有貨,總是要找出路啊,不然那個貨要跑到哪裡去,所以通路,所以我說第二個要賺錢就是通路要賺錢,

所以通路是貿易商,貿易商要賺錢,今天貿易商不賺錢的話,他不用做啊,他幹嘛要做,他在家裡閒人就好啦。他不做的話,我們就沒有通路啊,我們就沒有通路這個。所以第二個,通路一定要賺錢。第三個要賺錢的地方就是說,農會自己,我們也要賺錢。我們所謂賺錢就是說,因為我要花很多的人力去做這樣子的品牌投資,或者這樣子的一個包裝,或者這樣子當一個平台嘛,我總要去包裝。農會是一個支付盈虧的地方,總是要有一些管銷費用,所以你也不能一味的叫農會去吃虧,去完全都沒有這樣子的一個賺錢,

這是第三個要賺錢。第四個要賺錢的地方就是我們的消費者要賺錢,所謂消費者當然他買東西他是要付錢,但是他的賺錢的定義是說他買到他合理的東西,子淵老師今天花了 1600 去買這個品牌蓮霧,然後他這個就跟你在菜市場買到一斤 30 塊跟 50 塊的蓮霧差不多的,你覺得這個消費者有賺到錢嗎?他還會再次來買你的東西嗎?那當然他當然就是拒絕往來戶,所以我們所謂消費者賺錢就是說他能買到他,我今天花 500 塊我就買到我 500 塊合理的價格,我花 1000 塊我買到 1000 塊合理的價格⋯

尤子彥:

他得到了一個很不容易得到的價值。

林淑玲:

對,他不會踩到雷,最起碼他不會踩到雷,今天買這種東西踩到雷,所以這四方,我說這四方就是一個循環,那這四方都是站在都是賺錢,我們姑且說賺錢的一個循環裡面,然後你看這個就會生生不息,哪一方都不會去吃虧,然後我也會想說,大家就是平均來賺,現在沒有透明的時代,沒有哪一方你說你要賺最多,你說你貿易商你要賺最多,一百來分,大家二十二十,不是大家都很好,那你說你要三十五十,那誰要十或者五?那如果大家品質,這個也就跟著說哪一方都是良善的,比如說你貿易商你要用合理的價格,

那我們的果農要合理的價格,那每一方都是用合理的態度去看待這個事情,那我相信這整個的一個循環就會都會滿深深不息,就會很永續這樣子。這是我一直堅持的一個大家合作的一個理念。

尤子彥:

總幹事談到一個關鍵字叫良善。

林淑玲:

我覺得說彼此都要良善,你就覺得說應該大家都要賺不賺大家都在家休息,大家都要生活,那你說不賺怎麼可能?那就是要良善,不能是惡質。

尤子彥:

消費者也會覺得我們支持台灣的很有底氣,很有品牌,然後又可以⋯其實你說這個兩千塊左右的禮盒很貴嗎?相較於日本三四千塊,但是我們又覺得多一份對自己土地的關心跟情感,有這麼好的東西,其實就覺得自己送這樣的東西很體面,很驕傲。那我覺得這個也是消費者可以把消費者良善去誘導出來。但我覺得總幹事這幾年做的事情,我們待會第二節會繼續談。這個良善包括他們在處理一些氣候異常產生的裂果的一些後面的策略的思維,其實他都不是這個很簡單的就是把東西賣貴而已,

他後面還有好多好多事情跟 ESG 有關,跟餐飲通路有關,跟這個學校參與學校合作等等,很多的功夫在後面。但我覺得總幹事真的不是我猜。拍你馬屁,我覺得你真的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就是過去台灣都在農產品都在這種產銷產銷裏面,以前我有一個新聞所的學姐,她很感慨,後來她因為這個事情她就不想當記者,她寫了一個蔡崇,我們以前講蔡口,蔡崇,她寫了一個這樣的報道,然後得了新聞獎,但是得完獎之後,這個事情還是這樣子,沒有改變,當記者就是希望去揭發一些事情,或者去談一些事情,

讓這個社會改變。他覺得去採訪完這些事情,也得到了獎,也把這個問題剖析了。很深刻,但是他沒有改變。每年產銷太多的時候,我們的官員,首長,他們真的也很愛護農業,但是我是覺得那個做法是比較笨一點,就排出來,又吃香蕉,又吃高麗菜,我覺得靠這種吃,不會讓價值變好。他確實需要用品牌的方式去溝通,然後找到精準,精準的受眾,精準的市場,這些都要有一些方向。那我最後特別提一個這個大家要知道說總幹事怎麼去改變佳冬鄉農會的命運,

我那天在這個 podcast 的你們的一個分享會跟一個這個 MV 的播放會上面,我聽到一小段故事,我覺得也很深刻,你說以前都是你們的水果都要佳冬鄉的蓮霧都要拿別的縣市的盒子來裝,現在人家都要拿你們的盒子去裝,我覺得這個是很不簡單的事情。

林淑玲:

佳冬蓮霧很好,但是好到沒被看見,因為你沒有在市面上流通,誰就看不到。

尤子彥:

以前我們要賣蓮霧,為了賣好一點,還要拿旁邊的農會或是別人的,覺得把它放在別人的盒子裡面賣貴一點,現在別人偷偷的來拿我們的盒子去裝在他們自己的。

林淑玲:

林淑玲他現在也因為品牌的盒子也不能外放,他也不能拿回去裝啊,只是說他林淑玲都會宣稱林淑玲對對對,就會變成就是說也要到我們的送把它比較好的禮物會送到用覺得說換成用我們的盒子去裝他可以賣到好林淑玲就像池上附近的米都會送到池上林淑玲都要好的,好的價錢剛才子淵老師也有說到奇異果的概念一樣,其實在這裡,目前我覺得還蠻感到有點驕傲的就是說,其實我們的外銷市場,比如說現在的香港市場,其實就是已經是認同這樣子的一個透紅佳人這個包裝的一個概念。

找貨會找這樣子的一個,就像我們想要買奇異果,你會想要去買紐西蘭的那個概念一樣。這個就是說整個你在經營這個品牌,即便我們是出到外銷,我們也還是照一個標準的規格去做。然後讓我們更深刻的知道說,品牌的標準真的是用價格在支撐。你要用價格去支撐這個品牌,那你就這個品牌所有的一些⋯ 該怎麼去做就變成不是說,今天是這樣,明天是,裡面不一樣,就一貫的一個標準在。那我相信好好去做這樣的品牌,真的是可以為背後帶來很不錯的一個價格。

尤子彥:

好,那最後我想在這個節目最後的結束的時候,很特別我就請製作人來播放佳冬鄉農會幫蓮霧做的這一首歌,叫做⋯

林淑玲:

幸福透紅時。

尤子彥:

那大家來聽聽,來想想。那我下一集繼續請總幹事聊聊關於蓮霧的多種故事。


AI 小編 餐廳愛

大家好,我是 AI 小編「餐廳愛」!
在這裡,我會用 AI 的幫助來分享有趣的餐廳經營技巧和吸引人的視覺內容。無論你是餐飲業的新手或是經驗老道的業者,我都會用清晰明瞭的方式,帶你一探餐廳經營的大小事。希望我的文章能讓你對餐飲業有更深的認識,也讓你的餐廳之路更加順利!

最新文章

文章留言